您好!欢迎您光临窈 窕 无 恋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棋牌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中篇小说>>>窈 窕 无 恋
窈 窕 无 恋
发表日期:2006/1/28 10:25:00 出处:未知 作者:hui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3572

 

 

 

韶华不为少年留,

恨悠悠,几时休。

飞絮落花时候,

一登楼,

便做春江都是泪,

流不尽,许多愁。

 

抽屉里的东西越来越多。看来留其精华去其糟粕已刻不容缓。咦,怎么还有一张语文考卷赖在此地?无怪乎这张大盒子也会拥挤不堪。这是一张普通的末考试卷,随手一翻,这份考卷中四十分的作文我得了三十八分。题是《我的朋友》。

哦,我记起来了,那是中学时的一次期末考试,我本以为作文一定是篇议论文的,却出乎意料。散文这个体裁倒还不急。谁知做完前面的考题,时间已剩不多,就急忙在考卷上划起作文来。尽管我只用几秒钟时间选择本文的主人翁,然后边狂写边构思。然而终于还是响起了下课铃,监考老师马上叫停、出教室。于是,在匆忙中我将未写完的作文巧妙地加上了省略号。结果,考卷一公布,我简直不敢相信,一篇未写完的作文得了全年级六个班的最高分。

事隔多年,我欲想将我这位朋友请出来,再重新写写她。其实,这几年中她才真是不平凡呢。

大凡人们说起他的朋友,总会追溯他们刚认识的情景。初三第一期,两个班解体,插入其余同级班中。从此,教室里多了几个陌生的面孔。我这人生来面带微笑,但对不熟悉的人却在微笑背后藏着冷淡。没过几天,敏感的我突然发现有一双眼睛在望着我。我斜了一眼,哟,一对好漂亮的眼睛。作为同性我都觉得那眼睛特有魅力。我不禁微笑着用淡淡的眼光扫了一眼这对美丽的眼睛的主人。噢,一个多么可爱的女孩:瓜子脸儿,圆圆的大眼睛里眼珠儿飞快地打着圈,每一个圈都象在诉说一句话,稍高的鼻梁。正探索地望着我。我一甩头,简直是带着自负的神气站起来离开教室去走廊倚栏杆的。不知怎的,这双眼睛就一直跟着我,我也并不在乎。直到有天上课间,我正在座位上与同学谈一篇刚看完的小说,偶然发现那个一直打量我的女孩在教室门口与另一个女生向我指指点点,另外那个女生脸上露出不宵一顾的样子,眼神带着轻蔑,那张遮不住两侧虎牙的嘴不自然地翘着。我猛然收起微笑,十分恼怒地盯着她们,这两个人马上没趣地走开了。

又过了几天,我知道了那个长着一对圆眼睛的叫向丽蓉,而那个长着两颗虎牙的是我们班主任的女儿,刚从外校转进来的。还没认识心里却产生厌恶感了。偏偏我的朋友尹迟连是个异常开朗并善交朋友的家伙,没两天她就约我、向丽蓉和另一个刚转学来的女生李素棠去街上买馒头。向丽蓉嘛本来是个寄宿生,这天不知是丢了饭盒还是怎的,也没饭吃了。我本来是要回家吃中饭的,无奈尹迟连死活拉着我,却也身不由己,勉强拖着双腿向街上移去。我们学校就在下街一边,所以才五十米远就到了正街。结果一人两个馒头,八个馒头那时是一块二毛钱,向丽蓉摆了个小阔一并付了钱。

于是,向丽蓉就这样天天和我们一起学习,一起玩。她和我似乎又特别知心,每天我回家吃中饭,她都会在饭后散着步来迎接我。我也抛开了最初的厌恶感。别看向丽蓉年纪不大,可她发育特别早,她会做出一种难以言表的几乎是娇媚的羞容表情,尤其在异性同学面前表情更为丰富,她已经懂得如何吸引男生了。自古以来女子十四、五岁就很成熟了,《北雁南飞》中的春华才十四岁,而小秋才十六岁,他们竟能在三纲五常重压的封建社会中偷偷恋爱。如今都八十年代了,女孩子也愈来愈早地成熟了,况且过不久向丽蓉就要十六岁生日了。十六岁向来是称为花季的。那么,在花开的季节,美丽的花儿不会娇艳?不会对这迷人的世界生出憧憬?你瞧向丽蓉经常穿着漂亮合体的衣服,摆着丰满而不失苗条的身段,扭着腰肢款款而行,举手投足中透出多情而不妖气,含蓄而不故做深沉。

十五岁左右,正是少女得意时。胖胖的尹迟连是我们四个人中最现实又最幼稚的一个,其实她的年龄最大;向丽蓉最小,却是最成熟的;单单瘦瘦、一声不吭、很难露个笑脸的李素棠老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小巧的我会在周末的下午吟着一段小诗、领着她们走进河滩边的柳树林、竹林,一路踩着诗韵,一路欢笑着去欣赏大自然。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星期六的下午。放学后我们四人又约好去我们半个多学期以来经常涉足的柳林、竹林、河滩……毕业这一学期功课紧张,整天为课本所累。今天我手握一本《红与黑》一边走一边翻着书页,想换换脑子。

别看!摔死你!书呆子!尹迟连大声一吼,将我吓了一跳。

我才不呆呢!看书就是呆子?!谬论!我收好书。感到轻松多了,其实看小说也很吃力的,只是当时感觉不到而已。真不懂于连怎么有这么好运气,不明白那些太太、小姐们为何要对这个家教情有独钟。

喂!向丽蓉,你今天早上给那个男生那本杂志拿来了吗?我今天傍晚要给别人送去的。我追上走在前边的向丽蓉。

真的?噢,他说明天给我!

你怎么自己不看借给那个人?

他要嘛!

他是什么东西!哼,成天挥舞拳脚,没见他听过一堂课,他看书?莫笑死我!我最讨厌他!我非常偏见地批评着那个满头卷发,脸孔腥红、牙齿参差的男生哦,对了,他叫什么来着?

向丽蓉没做声。一边的李素棠碰了向丽蓉一下:丽蓉,雪玫问你哪!

过了好一会向丽蓉才说:他叫李阳刚。

他的名字倒没错!

我说王雪玫,人家的名字怎么会错呢?你真逗!尹迟连道。

我笑起来:我是说他名符其实,太阳刚了!

那是活泼,男生不活泼一点还要象李素棠一样吗?向丽蓉不高兴地反驳我。

我们都被她的语气镇住了,大家都保持沉默。我忽然盯大眼睛:喂,你们猜,我们的父母把我们当做什么了?

什么?!她们三个异口同声。

你们看:向丽蓉,美丽的芙蓉;尹迟莲,迟开的莲花;李素棠,淡淡的海棠;王雪玫,雪白的玫瑰。瞧我们的父母多有趣,怎么都给我们叫花名呢?

噢,真巧啊!大家欢呼起来,一时,我们四人表现出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密无间,尽兴地玩了个痛快。

待我们一路回教室取书包时,已是黄昏时分了。家较远的尹迟莲和李素棠都被我们留下了。晚饭后,我们走出校门口,打算从学校一侧绕到后面那片田野小径上去散步。尹迟莲蹦在最前面,向丽蓉走在第二,我行第三,李素棠最后。在黑暗的胡同中,我们毫无顾忌地说笑,背后响起脚步声,我回过头,隐约一个男人的影子。继续一小段路,来到田野小径上,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向刚收割了的麦田中一站,准备让那个脚步声先过去,那一定是个赶夜路的人。

突然一声啊……我回过头去,以为李素棠摔倒了,不容我看清,一个身影奔到我身边,迅速地用手来搭我的肩,我身子一斜轻易地躲过那只手。什么鬼东西!我大喊一声。

什么事?向丽蓉缓缓地回过头,她手上拿着一只手电筒,两手交叉抱在胸前。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个人已冲到她面前。

快闪开!我急忙叫。但还是迟了,那张魔爪已牢牢地抓住了向丽蓉丰满的胸部。

你这个流氓!我打死你!待向丽蓉挥起手电筒,那家伙已飞快地向左边空田中冲去了。

快用泥砣打!我回过神来,两手向田里抓泥砣愤怒地猛扔向他,由于夜雾茫茫,很快,他就变顾个模糊的影子,隐匿在夜雾中。向丽蓉狠狠地骂道:你这个遭天收的鬼崽子,占我的便宜断了你的手!

向丽蓉,伤着了吗?痛不?我们都关心地问好,为她感到悲哀,因为这样的不幸是女孩子最苦恼、最愤慨的。

唉!长叹一声,向丽蓉说没事,这还是轻的呢!我总是个不幸的人,象这种事我见得多了!

于是向丽蓉向我们述说了一个个让我们心惊肉跳的险遇:

你们知道,我们一家都去了C城,,他们把我一个人留在家乡读书,,学校周围没有亲戚,家里不但太远,而且爷爷奶奶因对我父母有意见,连我也不理,更不用说管我了,回家米也没有,菜也没有,空荡荡的好可怕。家是不能回去的。然而寄宿生星期日不回家的没有几个。我们班那几个外省来的大部分星期日都去亲戚家了。星期六寄宿生越少我越害怕。有一次天黑了,我突然来那个了,我们寝室只有我一个人。我只好提心吊胆一个人去街上买卫生纸。你们不读寄宿不知道,每到星期六晚学校有多乱。我一下寝室楼就被几个街痞盯住了,他们跟到街上又跟回来。然后在操场上挡住了我的去路。他们说:急什么?又不上晚自习!跟我们看电影去!,我看他们这么多人,硬来肯定不行,只好骗他们说我上去送东西,等会就来。他们不相信,要一个人跟我上来。我好害怕,慌忙奔上寝室楼,关紧门。那个人疯狂地敲门,星期六老师都回去了,谁也不管。

开门!开门!不开门我们就把门踢破!这时,又上来了几个人臭妹子,想骗大爷,今晚你不想活了!正当我万分恐惧时,听到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那人就是李阳刚,他问他们要找谁,那些人说找个女同学。只听李阳刚拖那些人说:女同学有什么好玩,看电影去!李阳刚就是街上的人,也许他们认识,过了一会,好象他们走了。好久,我才敢悄悄地提着手电筒从另一边去厕所。走着走着,我猛然听见身后一阵脚步声。原来那些人并没走。我急忙跑下楼,那人也跟着我冲,我慌忙跑上女厕所,以为只要我一进厕所他们就不会进来了。可当我惊心未定,又被一个人从黑暗中走出来挡住了:四妹子,你敢骗爷们!我又吓个半死,反身跑出厕所,谁知又被两个人围住:我们早就料到你会来这一招!

我吓哭了,问他们要干什么,他们说老大和老二在操场上等,要问一点事,我被他们推上操场,将痛哭的我推向这个又推向那个。正当他们左一把右一拳地落在我身上时,李阳刚又来了,他喊开那伙人说我是他舅舅的女儿,叫他们别闹。于是,我才有幸只受了点皮肉之苦,那晚我的一身痛了一晚,尤其是胸痛了好几天,我不敢跟别人说,不然,别人非但不理解同情我,还误解我,说我有意招惹他们,可我哪敢去招惹他们,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他们都是二流子,谁也管不着的,一到星期六晚就来学校闹事,所以别的寄宿生都害怕了,没有谁敢在星期六晚呆在这里。

还有一次,也是星期六晚,星期六晚学校通常是停了电的。我们寝室只有我和另一个比我更胆小的女生,我们点着一支蜡烛在看书。那帮痞在寝室楼走廊上穿来穿去,他们又来敲我们的门,我们吹来蜡烛不敢出声,其中有一个对另一个同伙道:你怕是看花眼了,这间寝室根本没人嘛!另一个反驳:不会错,我刚才明明看见里面亮着光!也许这个星期寄宿生都回家寻死去了!’‘不可能,这个寝室有个妹子一家人都在C城,她从来没回去过。

那就好,走,看完电影再来,如果不开门,我们就爬进去打死她们。他们终于走了。过了不久,我们两人商量好,乘他们去看电影的机会出去躲躲,他们再来时看到寝室没人就不会再来了。不幸的是我们刚走出校门就被他们发现了,一定是电影不好看,他们又折回来了。这下可是哭天无路了,他们将我们团团围住,我们吓得浑身发抖。他们又逼着我们走向操场那边的梧桐丛。正在此时,又是李阳刚跑过来对他们道:你们这么多人到哪里去?这伙人中有一个冲李阳刚吼:你少管!李阳刚小心地说:我不是管你们,是XX今天买了一个新录像带,他叫你们去看!这时,另一个街痞一把抓住李阳刚:阳刚!你放聪明点!滚开!’‘何必这样呢?大家都是一条街上的人,低头不见抬头见。她是我表妹,你们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吧!我平时待你们不薄!谁知那人扬手就给李阳刚一拳:鬼崽子,胆子不小,管起我们的事来了,上,给我打!那个老大威风地下号施令,可怜李阳刚被他们一伙打昏,鲜血直流。他们忘记了我们,大摇大摆地走了。我们吓呆了。象这样的事还不是一件两件,每个星期日晚息下课后也好乱,学校没有保卫科,又没有教师家属楼,每个老师只有一间房子。星期日哪个老师还想呆在学校呢?所以这些事他们从来没发现过,听到学生汇报,却责备是学生自己不该认识那些人,学生说根本不认识那帮人,但老师就是不信,只是要学生逢星期日都回去,星期一清早早一些来校,事实上他们根本就不敢教训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人。

我心惊胆寒地说:天哪,这么可怕,我要回去了!

今晚又只有我一个人!

到我家去吧,你们两个也去!我转向她们两个。

不,我不去!向丽蓉说。

我们三个人都感到奇怪:既然害怕,怎么还要呆在这里?难道你有对付他们的办法?

不是,我现在每个星期六晚都和李阳刚的母亲睡。

从那以后,我对向丽蓉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我也知道了她和李阳刚不是一般的同学关系。

毕业那一学期,向丽蓉与李阳刚的不一般同学关系被校方知道了,并美名曰早恋。为了杀一儆百,学校毅然开除了他们俩的学籍。才十六岁的向丽蓉只好早早招工呆在父母身边。

李阳刚的母亲没有责怪儿子,她只有对学校的制度别有感触。李阳刚被学校开除后变成个待业青年。这一来,李阳刚要闲在家里了。幸好母亲出了个主意让他去学开车,学会后买个中巴搞客运。这一年来,他习惯了牵挂向丽蓉的日子,尽管他仅将她当妹妹般看,尽管母亲仅将她当女儿看。李阳刚的母亲确是把向丽蓉当女儿看待的,,她的丈夫早就去世了,留下三个儿子,一句贴心的话都没处说。向丽蓉善解人意,阿姨叫得好甜,不管是家里的事还是学校的事她都对李母谈。现在向丽蓉回去了,李母觉得好空虚。

然而,向丽蓉的父母却不知女儿在学校的真实情况。他们认为女儿早恋被学校开除是丢人现眼,从此不准她回老家来。就连我给向丽蓉的信他们都要先过目为安。唯恐是李阳刚又来勾缠。于是,本来还处于朦胧状态下的向丽蓉和李阳刚被戴上大逆不道的高帽。

时间又过了两年,向丽蓉愈来愈觉得欠下李阳刚母子一份重情无法偿还。现走上社会,深感李阳刚这种人是少有、可贵的。她觉得只有以身相许才能报答李阳刚母子的恩情。势利无情的母亲骂向丽蓉道:你这下贱的东西,你要嫁那小子就滚!我成全你们!不过,那小子要亲自带两万块钱交给我,然后你才能跟他滚!向丽蓉的爸爸却不同意,说一个女儿可以用钱换走吗?如果那孩子有本事;有一工作或有一技之长或做生意,只要能养活女儿,也可以来见见他们,让他们了解了解他。向丽蓉的母亲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我明天就将小宋叫过来,小宋有工作,家里又富有,仅有一个儿子,丽蓉嫁给他有吃有穿什么都不愁,前天他妈还跟我提过这件事呢!

向丽蓉本来就讨厌那个已有二十四岁,老戴一副墨镜,既酗酒烟又好赌的动作特别轻浮的小宋。她当然不同意母亲的安排。那个小宋可是兴奋极了,每天都在空闲时来死缠向丽蓉。为了应付严厉的母亲,向丽蓉只能违心地和小宋看看电影,散散步。有一天晚上,在向丽蓉母亲的大力怂恿和软硬施磨下,又被小宋拖出去散步。他们在江边沙滩上一前一后的走着。向丽蓉只有想着要如何才能摆脱小宋。在仅有星光下的沙滩上,小宋突然从背后冲过来一把抱住了向丽蓉,疯狂地吻她,并用暴力脱下向丽蓉的裙子,向丽蓉恐惧极了,她跪在小宋面前哭着求他放过她这一次,哭啊哭啊,小宋不知是烦了还是感化了,他将她的裙子扔在她身上骂道:不识抬举的东西!叫你娘以后别动不动就找我,我怕了你们了!然后愤愤地走了。

回到家,母亲大发雷霆,她骂向丽蓉不识好歹,人家只和她散散步,说她有什么理由对人家发脾气,现在小宋不要她了,她还有什么脸面回来。向丽蓉难受极了,她迫不及待地给李阳刚母子写信。

李阳刚母子接到信后好心痛向丽蓉。李阳刚决定凑足两万元钱,开自己刚买师傅的半新的中巴前去接向丽蓉,他要让向丽蓉的父母知道,他会让她幸福的。

从家里起步到C城开车要一天一晚才能到,李阳刚不知道这条路上一个人有多困难。由于路途不熟和赶夜开车,李阳刚不幸连车带人翻下山谷。待人们发现时已是几天以后了,可怜年仅二十虚岁的李阳刚就这样离开了人世。当向丽蓉和李阳刚的母亲捧着李阳刚的骨灰盒时,向丽蓉哭昏了头,哭哑了嗓子,哭干了泪,她简直想一死了之。在老家休息了几天,我也抽空陪她撒了几天心,她就告别我们离开了这个伤心地。

过了一个多月。一天中午,我正在写东西,被我妈的问话声引了出来。

怎么是你?向丽蓉,你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我不解地问。

奇怪的是向丽蓉像个痴呆人一般,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仿佛她并没有听到我说话,那样直直地看着我。问了半天,她地一声哭起来,她断断续续地说出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原来,向丽蓉回家后遭到母亲的指责,向丽蓉无法忍受,她哭喊着说母亲是杀死李阳刚的凶手,她母亲一怒,这还了得,操起椅子就向向丽蓉脸上扔去,父亲走过来责备母亲,母亲就撞向父亲寻死觅活,本来身患心脏病的父亲一下子心脏病发作,由于没有及时抢救而含恨谢世了。母亲把这一切都怪在向丽蓉身上,骂她是扫帚星,还将她赶出家门。

过了几天,向丽蓉的妹妹和小宋来找她,说是她母亲气平了,单位也催她上班。于是向丽蓉跟他们走了。

又过了几个月,向丽蓉来信说她与小宋结婚了,原因很简单,因为小宋爱她,又可以永远帮助她家。信写得很短,也许向丽蓉虽谈不上幸福,却也过得平静吧。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文 学 创 作 之 土 壤

下篇文章:网 里 虫 辈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