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酸辣粉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棋牌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中篇小说>>>酸辣粉
酸辣粉
发表日期:2014/9/13 16:29: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449

酸辣粉

 

(一)

“今天是1121日,距玛雅预言的世界末日还有整整一个月,欢迎大家参加末月情缘活动!现在,请各位帅哥美女们抓紧今晚的宝贵时间,碰撞你的末月恋人吧!”主持人站在华丽的舞台上,煽情地鼓吹着这个诱人的气球,现场沸腾得快要爆裂了。音乐从高涨激烈一下子渐入到舒缓温情,酒巴里的男女立即穿梭互动起来。

兰儿穿着黑羽绒服,坐在角落,与那帮坦胸露背的女人们格格不入。但兰儿很喜欢这个场合,大家闹哄哄的,不像书店那么静寂得让人窒息。喝着啤酒,忘掉一些恼人的事情,精神万份散乱,这种感觉真好。

廖钦坐在一个最显眼的位置,他是来堕落的,因为失恋,相恋七年的女友,今天彻底与他摊牌了,七年的共同生活,终于走到痒处。廖钦将世界末日当成一个游戏来玩,假如离世界末日只有一个月了,他要做一只瞎猫,在今晚这个特别的情缘配对上,撞在一只死耗子身上,然后一起去赴这个末日之约。因为廖钦实在不想在在离开人世的最后一个月里泡在失恋的冰水里渡过。

廖钦端起酒杯,浅浅地啜着,眼睛肆无忌惮地射向对面的那群女子。整个酒巴嗨得有点离谱,对面的女性一个个都仿佛进行过专门的装扮,初冬的气温一点都没有吓倒这帮女性,她们还是光着白晰的臂膀,深深浅浅地露出迷人的沟沟。有的男性走向了对面,有的女人嘟着魅惑的红唇往这边款款而来。这时,廖钦的眼睛余光扫到边角一张小圆桌上。在那个甚至有点寂寥的边角,一个穿着黑色短羽绒服的女人在拚命地往喉咙里倒酒。是的,今晚持门票进场,酒和点心全部免费供应,就看你的胃能装多少!

廖钦有点恶作剧地朝灌酒女人走去。左手端着啤酒杯,坐在了黑羽绒服的对面。

“小姐,你是来买醉的吧!”廖钦用右手中指关节敲了敲黑羽绒服的桌子。

“对不起,我现在不想说话,请勿打扰!”黑羽绒服用左手撑着额头,袖子差不多遮住了整个脸部。右手不停地往被遮的嘴里送液体,从手的肤色上来看,这女人大概二十五六岁,或许和廖钦一样,正在失恋的沼泽里爬着。

廖钦有点不甘心地说:“你不想看一眼你对面的帅哥么?”

“阿姨我心情不好,小帅哥你请便!”黑羽绒服语气加重了。

“哈哈,这可是酒巴,可不是卫生间,不能随意大小便的,阿姨!”廖钦说着站起身子。

突然黑羽绒服怒目圆睁,弹簧一样从椅子上射起来:“给我滚远点,小心阿姨我泼你一身酒!”

四目相对,两人都怔往了,对面的人有点熟悉的样子,却想不起在哪看到过。

“对不起,其实我今天失恋了,我想来找点刺激。”廖钦向黑羽绒服含了一下头。

黑羽绒服女人自嘲地笑了下:“抱歉,我今天被抛弃了,我是想来泄火气的。”微微叹了一声,缓缓坐下,然后手掌一摊:“不怕传染就坐下吧!”

廖钦见女人邀请,复又坐下:“我本来就是个传染源,怕什么怕,再过一个月,全宇宙都得癌变。”

兰儿冷笑:“你信那个传言?我才没那么无聊。”

“你笑起来很美,伤怀的样子很难看。”廖钦说:“认识一下吧,怎么称呼,小姐?”

兰儿道:“我像小姐吗?有我这样又老又丑的小姐吗?你叫什么名字?干嘛的?”

“你叫我小廖哥吧,大家都这么叫我,我是一文学杂志美编,我虽然长得帅,但我太穷,毕业后就在这家杂志社工作,干了七年还是个美编,女朋友只能去傍富二代。”

“怪不得有那么艺术范儿的胡子呢!叫我兰儿姐吧,别人都这么称呼我。我今天体验了大悲。今晚对我来说,与世界末日也差不了多少。”

 

(二)

凌晨,兰儿醒过来,发现自己头靠在廖钦的大腿上,身子倦缩在江边的长木椅上,身上盖着廖钦的外套。抬头一看,廖钦头靠在椅背上,尽管双手紧紧地抱着胸,整个脸还是冻得乌青。兰儿赶紧从椅子上跳下来,用手捂紧了嘴巴,费力忍着才没呕出来。看到四周的树藤上浮着一层冷冷的露雾,兰儿不禁打了个寒颤,远远地将外套小心地盖在廖钦身上。兰儿搓着手,想在园子里跑动跑动,暖和一下身子,再去吃早餐,然后照常去书店卖书。

不料,廖钦却醒了:“神马鬼天气,快把我塑成冰雕了!”

兰儿带着歉意说:“谢谢你把外套给了我,不然,结冰的应该是我。”

“我不是要给你,我不习惯穿外套睡觉。”廖钦站起来,穿上衣服。

兰儿笑了笑:“我想跑动一会,然后去上班,你呢?”

廖钦看了一下腕表:“今天礼拜四,小雪哦,怪不得这么冷!我陪你跑,但只能跑一会儿,我要去吃早餐,胃在告状。”

在兰儿常去的一家正宗老长沙酸辣粉的普通粉店里,兰儿和廖钦各自吃完了一碗老长沙酸辣粉,廖钦抢着买了单。兰儿望着廖钦说:“小廖哥,我得下次请你,我不喜欢欠人家人情的。把你手机号码给我一下。”

廖钦有点难色:“我不喜欢给人留手机号码的,不过,你要请我的客我非常高兴,你明天早上请我吃酸辣粉吧,还在这家店。”

兰儿只见过女人不喜欢透露手机号码的,没见过男人这样:“好吧,反正我也不喜欢和比我年纪小的男人打交道,明天早上还吃酸辣粉。”

晚上,兰儿回到依然寂寥的家,这是两间新华书店的旧宿舍。十二年前兰儿用下岗补贴买断了这两间宿舍房,现在墙壁泛黄,整个房间暗沉沉的。只有一台前几年置办的电脑,还闪着希望之色、时尚之光。

兰儿抚摸电脑右侧的那张摆了四年的相框,相框里是兰儿和五岁多的女儿灿灿在幼儿园门口拍的,是灿灿她爸亲自拍的,那时的兰儿和灿灿,笑得那么甜蜜,那么美。那一年,是2008年;那一年,却是死亡之年。兰儿的灿灿死了,婚姻也僵死了。婚姻彻底死亡是在昨天,在法庭上,一纸判决书上砸着四扎红票子,这就是兰儿落入围城十年,然后被一脚踹出来的见证。如果不是前天兰儿在医院拿到体检结果,得知自己患了恶性子宫肿瘤,兰儿还是不能接受法院的调解的。龚阳的律师说,给兰儿四万元其实是给她失去女儿的安抚费,看在女儿的面子上,希望兰儿理解他的苦心。

天才的灿灿,是兰儿的命根子,当初和龚阳在一起的时候,就是因为有了灿灿,两人才被龚阳母亲催着匆匆结婚的。失去女儿的兰儿一度不能让精神恢复正常,辞职在家宅了两年,两年里,兰儿差不多与世隔绝,婆婆和龚阳都没有余力关心她,随着兰儿的消沉呆板,甚至无比嫌弃她。因此,两年前,兰儿搬回了自己的旧屋子,为了生活,打起精神去一家大书店找了工作。好在兰儿终于慢慢走出了失去女儿的阴影,然而前不久的一个单位体检,却让兰儿再度陷入世界末日。

呵呵,兰儿不禁发笑了,1221日,真的是世界末日么?不管这个传言是真是假,兰儿的阳光反正已经全部暗淡了,哪怕今天就是末日,兰儿也不会有一丝惶恐。

 

(三)

今天是周五,整个书店相对而言比较冷静。兰儿分管外国文学区,像往常一样,兰儿一上岗,第一件事就是在琳琅满目的书柜前整理书籍。突然,兰儿看到一本《玛雅》,最近,人们不是都在讨论一个什么玛雅预言么,说1221日人类将有一次毁灭性的灾难降临,很多人对这个传言嗤之以鼻,认为是无聊荒唐之说;可很多人也陷入一种惶恐不安。前天晚上在酒巴的那个荒唐的末月情缘活动,不就是人们盲目轻信的反映么?这本书是不是说玛雅预言?

兰儿取下书一看,是挪威作家乔斯坦·贾德的著作,从照片上看,乔斯坦像一个糟老头子,一九五二年出生的乔斯坦,衰老得有点夸张,胡子拉杂,头发凌乱,甚至有点儿像乞丐。封底有两句话:“生命怎样演化?人生意义何在?创造一个人得花上几十亿年,魂飞魄散却只在转瞬之间。”这是一本挑战心智的哲学省思小说,对于这类的小说,兰儿一点都不感兴趣。兰儿只喜欢情感类的小说,悲情的那种,隔不了两章,就能让她在别人的故事里流一番自己的眼泪。痛过了,伤过了,却又不会陷入太久,几天或者一周,兰儿就会忘了书里那些痛,或许伤着别人的伤,就不会想着自己的痛。别人的伤只能伤着心的表面,痛不到内核。这就起到一个排泄痛苦的作用,而且还不能伤及那个最柔软的地方。

翻开扉页,有一段话:“我们正是没人猜测的谜。我们是困陷于自身形象的童话。我们是那一直在前进而未曾抵达理解的东西。”兰儿似懂非懂,只是觉得有点悲哀,是个谜,却没人来猜;是个童话,却只是自身形象;在前进,却未曾抵达。人,就是在这么一个尴尬的处境中苟且偷安。是啊,人在成蛹阶段,可哪个又不向往着蜕变为蝶的境界?兰儿想起那首《向天再借五百年》的歌,如果生活是幸福的,她想再活五十年,相对浩瀚的宇宙来说,哪怕是活五百年、五千年,甚至五万年也不为过呀!但是现在,对于一个失去女儿、失去婚姻,失去健康的兰儿来说,五分钟也是多余。

前天从法院出来,兰儿想到过死,她想把手里头的四万块钱分给养父母和亲生父母,然后自己沉入一潭水或是从高楼一跃而下。但兰儿非常恐惧临死的痛苦,听说人在死亡前的那一刻是相当痛苦的,是人一生当中最痛苦的一段时间。这样,兰儿就值得慎重考虑了,怎么样才能让自己没有痛苦地完结生命。前晚在酒巴前,看到那夸张的宣传画面,一个月以后,地球成了重灾区,或被外星相撞而碎,或被洪水摧毁,或被太阳的强光强热烧成一颗火炭。而小小如蚁的人类,又要到哪儿藏身?

兰儿喝了几口热茶,一个饱嗝回送了早上酸辣粉的味道。想起廖钦吃酸辣粉时的囧态,兰儿不禁发出轻微的笑声来,廖钦是湘粤混血,小时候在广东长大,一直不敢吃辣椒。但和兰儿吃酸辣粉的时候,却是又怕又想,纵是辣得满脸冒汗、嗷嗷直叫、脑壳舌头麻木、全身毛细血管痉挛,还是忍不住连汤都要喝个一干二净。

 

(四)

七点四十分,廖钦坐在正宗老长沙酸辣粉店边角的小长桌边,等着酸辣粉上桌。这时,兰儿熟悉的声音响起:小碗,一份!廖钦忙招手:“兰儿姐,这边来!”

“怎么?小廖哥,你怕辣,却还吃上瘾了?”

廖钦羞涩地一笑:“还真有点,早上一醒来就老想着吃酸辣粉了,以前我常睡懒觉,不到上班时间不起床的。”

兰儿一脸疑惑:“那你早餐吃什么?”

“一般不吃!嘿嘿,省时省钱。”廖钦笑着说:“兰儿姐,你今天真漂亮。”

兰儿不以为然地说:“切,漂亮?没搞错吧,你是第一个说我漂亮的人,看来今天早上你想要我买单了!”

廖钦道:“完全同意!”廖钦望着门外,回忆起刚刚兰儿从外面进来时的镜头,十多米外看兰儿,倒像个少女,娇小玲珑,稍微蓬松卷曲的金色短发,短短的毛领浅绿羽绒服,深蓝的紧身牛仔裤,一双棕绒高跟短靴。老实说,兰儿脸庞和五官长得并不漂亮,但也不难看,顺眼的那种,没有什么特色。

这时,酸辣粉来了,他们俩个埋头吃粉。廖钦突然问:“兰儿姐,你多大年龄了?”问了这句,廖钦陪笑道:“你别误会,我想知道,你比我大几岁。”

兰儿低着头喝汤,反问:“你几岁?”

廖钦道:“我敢打睹,你比我应该是大两岁!”

兰儿坦率地说:“我今年本命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三十岁的样子吧。”

“差不多。兰儿姐,你的眼光真厉害!”廖钦以前是不留胡子的,杂志社的人都说他是奶油小生,总视他为不成熟的那一拨,加上脸上两个深深的酒窝,同事们甚至把他当秀气女性来逗乐。廖钦一气之下留了胡子,留着胡子的廖钦一下子像换了个人,变成了一个帅气男人,而且男人味十足。不变的,却还是他总喜欢脸红的天性。

“我原来的女朋友比我大三岁!”廖钦说。

兰儿乐了:“你缺乏母爱?”

廖钦又红了脸:“嘿嘿,不是的,我习惯母爱,害怕那种什么都要人操心又不可一世的公主。”

“我不喜欢找比我小的男人,不宽容,不懂承让。”

“你错了,兰儿姐!”廖钦说:“我都是让着我女朋友的,可她还是离开我了,因为我不是富二代。”

美美地睡了个大懒觉,廖钦到厨房煮了午饭,打开冰箱,除了一排鸡蛋就没有别的菜了。以前玲子在的时候,冰箱总是塞得满满的。这套公寓已经租了五年,以前是为了玲上班方便,才租在这儿的,其实廖钦上班得坐半个小时的公交车。现在玲子离他而去,他还呆在这个公寓里,有什么意思呢?到了月底,房子就到期了,前几天,廖钦就放弃了续租。

十二期的杂志已经发印了,这个周末可以好好休闲休闲。失恋了,廖钦想出去放松放松,那晚的末日情缘活动,倒真想找个媚惑女郎堕落一下的,结果碰到一个了无生趣的阿姨。兰儿总是一幅老气横秋的样子,似乎她是从外星球而来,世界上的事对她都毫无吸引力,心情寡淡如百岁老妇。早上,廖钦仔细看过兰儿的眼睛,发现她的瞳孔里透出一股阴冷的死寂,是的,她被她的男人抛弃了,所谓心如死灰吧。不过,廖钦可不会这般消极,这个世界,每天不知有多少人从恋爱的战场上败下阵来!说明这是正常现象。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嘛。可是,如果世界末日真的要到了,恋爱还有意义吗?廖钦管自笑了,这个世界,有很多闲人,他们无所事事,制造一些谣言蛊惑人心,其实廖钦才不信呢。

 

(五)

俗话说:信则有不信则无。兰儿坐在电脑桌前,双手合十祈祷着:上天保佑,玛雅预言是真的。兰儿希望不久后的那个世界末日,自己会瞬间化成齑粉,没有病痛的折磨,身体和灵魂都死得干干净净的,永远不要留下一具尸骨在人间作贱。

QQ系统提示兰儿收到两只漂流瓶,一只是来自长沙的廖若星辰。兰儿打开一看,眼前顿时一亮,明白了明白了!怪不得看到廖钦时感觉那么熟悉,总觉得在哪见过却总也记不出来,原来就是这个廖若星辰,头像就是廖钦本人。兰儿翻看了一下以往廖钦的瓶子,很多天前,兰儿无聊捞瓶子,捞到廖若星辰的提问瓶:“女朋友因为我穷和我分手跟了别人,我该怎么办?”兰儿的回答是:“努力赚钱呗,赚得比别人多,比别人富,然后让你的女朋友后悔去!”廖钦说:“谢谢你的指点,等我成功了,一定请你喝庆功酒!”兰儿说:“别让我等到世界末日哦!”

兰儿点开廖若星辰的瓶子,看到廖钦写道:“如果世界末日是谣言,十二月二十二清早,我会追求坐在我对面吃早餐的女人。”

兰儿回复:如果你对面是个男人呢?如果世界末日是谣言,我就做去天堂的准备。

兰儿的QQ一片死寂,就像她的房子里一样,连老鼠的声响都没有。兰儿总是隐身,好友栏里空无一人。兰儿又打开上了锁的空间,写私密日志,然后关闭。

周日书店的工作总是很辛苦,夜深人静,兰儿发呆发得有点累,便像往常一样,脱得光溜溜的,在水蓬头下用热水冲身子。全身白皙的皮肤被热水淋得红通通的,在洗澡间的热雾中用毛巾擦干水珠,一头钻进凉丝丝的被窝里。前两年兰儿总是失眠,睁眼闭眼,脑海里总是灿灿的笑脸。自从上班以后,兰儿买回来一只女布娃娃,给它穿上灿灿生前的贴身衣服,每晚抱着睡,便从未失眠过了。

兰儿迷迷糊糊刚要入睡,手机响起信息的提示音。除了垃圾短信和10086,兰儿很少收到来自亲人朋友的短信。兰儿动了动身子,不想看。紧接着,又是一声短信提示音。兰儿滑开手机一看,一个陌生的手机号发来两条短信:

末月情缘嘉宾,感谢你参加上次活动,请你协助我酒巴进行民意调查,参加者,将在1222日早上获得一份精美礼品。

1、你相信1221日是世界末日吗?2、你会和在末月情缘上遇到的人相恋吗?

兰儿看完两条信息,精美礼品对她来说是没有吸引力的,想起那晚的热闹氛围,兰儿还是回复了:1、相信。2、不会。

其实,兰儿对玛雅文化根本不懂,也不信那些传言,但是,对于兰儿来说,世界末日就在不久后,那是自己的世界末日,兰儿不存在了,世界肯定也不会存在。兰儿从来不喜欢与比自己年纪小的人谈论情感问题,更别说相恋了。兰儿只要多想那么一会儿,都会忍不住翻胃。兰儿也不会去找什么感情,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心情和时间去要感情?

三十六岁,本命之年,生命就要结束了,也好,这个世界也并没有多让人留念,她没有爱的人,也没有人爱她,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当然,在死之前,她还得去还两份债:一份生育之债,一份养育之债。

 

[下一个]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孤独》(外一首)[妖娆动画:透明花朵]

下篇文章:火车上的艳遇 上演无尽的激情和背叛(上)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