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荻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棋牌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连载>>>>>>荻
发表日期:2014/9/13 16:40:00 出处:未知 作者:未知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505

内容提要:

薇安就如一根荻草,生在一个偏僻贫瘠的地方,不像名贵花草一般得到百般呵护,而是在属于自己的小空间里自生自长。争了大半辈子春,到最后,剩下轻浮的内心和白絮纷飞的浓愁。少女时依恋自己的女老师、婚后无子,遭遇婚变的薇安先后又有了一个男人,结果让她险丢生命。后来,她又有了另一份感情,女人,更温柔,更体贴。但是爱总让薇安不知所措,她再一次有了男人,辗转中,深爱自己的女人病死,给她留下永久的遗憾。薇安不再优柔寡断,她决定从繁华的深圳回到老家,与一个老男人共同照顾另一个残疾的老男人和抚养一个叫她安妈妈的小女孩。

 

  录:

第一章  千疮百孔的破围城

1、“囚室”

2、命定的错误

3、放手是对的

4、结婚,给珍一个平静

5、五味掺杂的婚姻生活

6、离婚的丧钟

7、脱离树杆

第二章  惊魂未定的阎王殿

1、崭新透亮的红太阳

2、新老更替的长头发

3、天荒地老的避孕套

4、报复的快感

5、手术室的煎熬

第三章  鬼使神差的恋画魂

1、索然无味的师生情

2、茫然失措的人生路

3、让灵魂放纵

4、深陷迷雾之乡

5、道德与人性

6、爱的港湾

第四章  沉迷魅惑的师生情

1、重新的努力

2、再尝学生生活

3、爱的战壕

4、还能这么过

5、摆不脱的伤感

第五章  镇定反思的人生路

1、不能原谅自己

2、放不下的伤痛

3、为爱而振作

4、健康的拯救

5、一定要好好活

第一章  千疮百孔的破围城

1、“囚室”

小镇的春天没有阳光,天空阴云密布,淫雨绵绵,冰冷的雨点袭在荻尾草的叶片上、打在刚刚张开着激情之瓣的花骨朵上……

也许季节轮回一直如此,或许春季里的万物确实需要这湿润来盈浸、充溢。树下飘落了一片片被风雨吓白了的花瓣,它们拥挤在一起,往日的娇嫩已经沦丧,失尽了胸中温暖,黯然神伤地等着腐烂入泥。只有在地面上延展的绿草猛烈地吮吸着雨水,生而逢时地疯狂生长、繁衍。没有一朵花能鲜艳终身,尽管有着灿烂绚丽的一瞬,但终究会随风而逝,熬不过一个春天。而这些荻尾草会一直绿,绿过春、绿过夏、绿过秋,然而那一丛丛毛绒绒的乳白的穗一大片一大片谦卑地含首着,像一波一波的白浪,直到冬天,才撒下自己的种子。

薇安不想做一朵娇嫩短命的花,她想做一株普通漫谈的荻尾草,绿色散尽,便高举自己洁白的绒尾,为自己书写晚章。薇安喜欢家乡江边的那些荻草,虽然它们常常被人们所忽视,但她仍然着迷地喜欢它的韧性和耐苦的毅力以及它坚强的信念,它的根深扎在大地上,株株相连相携;更让人欣赏的是荻草的茎,它那么坚硬地竖在大地上,但它的杆心却是那么的轻盈,她喜欢那轻盈,许多的事物都承受不了轻,但荻尾可以!

从学校回来的路上,薇安看到一对对年轻男女,或相挽着往前行走,或搂抱着在路边温存谈笑。薇安不屑地冷笑了一下,这些男女只有两个结果,一个是分道扬镳,前情皆亡;一个是结婚,然后过烦躁痛苦的婚姻生活,幸运的会平淡度日,不幸的便生不如死。就像她现在一样,每天,她都害怕放学铃声响起。每天,她都害怕回到那个冰窟一样的家中。薇安对那个家没有感情,她觉得自己是个名符其实的外人,与家里人没有血缘关系,没有亲密无间的亲情。薇安想起刚结婚那会,每天都会怀着扑向一方温暖的幸福感走向老公的家,但是现在,只要走在这条路上,她就逼自己拿出一种勇进虎山的英豪之气,而心里却忧心忡忡。薇安记得自己亲爱的珍中学时给她讲过度日如年这个词,但当时的她根本没能领会它的内涵,现在,薇安总算理解透彻了——度日如年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兢已经坐在餐厅翻看今日的晚报,婆婆从厨房里端出汤和菜,公公滚动着掌心的两颗铅球,若有所思地在餐厅一角小踱着步子。没有人与薇安打招呼,薇安也不想与任何人强颜欢笑。走进那那间与兢被法律捆绑在一起却同床异梦的“囚室”,薇安又滋生了千篇一律的想法,若哪天能不带走一粒唾沫、自由自在地从这间“囚室”里期满出狱,那将是多大的造化呀!薇安站在镜子前,调整了自己的面容,不能表现高兴,因为自己结婚两年来腹部一直扁平如初、连刷牙都没能发出呕吐之声的令人愤懑现状,在家中是没有快乐的资格的。但薇安又不能青着个脸,想想:一个结婚两年都没有怀孕迹象的女人,还有什么理由在公婆与丈夫面前摆脸?

薇安像一个戏子一样装着平静淡然的表情走进厨房,用洗洁精洗了两遍手,用洁净的毛巾擦干,然后告诉婆婆她去摆碗筷,再谨慎地走进餐厅,从消毒柜里拿出四只饭碗和四双铝筷,兢已经拿着两只酒杯斟上葡萄酒,自从公公从报上看到喝葡萄酒的种种好处,从此便每餐饭时都要与兢喝上一杯葡萄酒。兢与公公一边浅酌,一边谈论近日新闻,婆婆冷冷地埋头扒饭,一言不发。薇安不敢拿眼与婆婆相碰,她怕婆婆那哀怨而冷酷的目光,一个六十余岁的老女人,已经没有太充裕的时间和足够的耐心去发现在薇安身上早已泯灭的喜讯。婆婆那冷酷的双眼就如一把手术刀,随时都想划开薇安的肚皮,到她死寂的子宫里探个究竟。有时婆婆会静静地打量薇安吃饭,同样的米饭进入女人的胃肠,为什么进了薇安的食道里就生不出个卵子来呢?亏得她每个月还保持着流血几天的习性,要不婆婆就拿薇安男人相待了。如果不是兢的父亲是个生活严谨、讲究礼仪的知识分子,那么婆婆早就唆使公公一脚踹了薇安了事。有好几次,薇安都差点将离婚两字滑出口,但都在关键时候理智地刹住了车,因为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是绝对不可以自我地提出离婚的,由此给两位面子观念极强的老人带来的伤害将是刻骨铭心而不可饶恕的。

吃完饭,是在客厅坐下来吃点水果、看看电视的时间。薇安一万个不想在客厅里呆,哪怕是一分钟,都让她如坐针毡。薇安走进厨房,打开龙头放水洗碗,婆婆惊恐万状地赶来制止:“不要你洗,你怎么洗得干净,你连自己的手都洗不干净,还会洗什么碗,别让我们吃不下饭!”薇安心一凉,只好关上水龙头,婆婆有洁癖,因为很久以前的早上薇安手指上有先天改学生试卷留下的红墨水没洗掉,就去择菜,被婆婆误会为薇安沾着自己的经血,怕玷污家里两个男人而夸张地数落了她一次,从此再也不许薇安乱碰熟食和公公的衣服。薇安无趣地在客厅熬了半个小时,陪他们看新闻。好在中央新闻联播终于结束,薇安逃难似的赶紧溜进了那间“囚室”。

薇安吃下一粒安定,看了会书,便入睡了。兢不知什么时候走进屋子,薇安和往常一样不得而知。凌晨五点时,薇安也一如既往地苏醒了后再也不能安睡,她翻身的动作照常引起兢的恼怒和责骂。

2、命定的错误

对于婆婆的冷眼冷面和兢的恶声恶气,薇安似乎已经能逆来顺受了。结婚两年多了,薇安并没有感觉到家庭的温暖,也没有享受到甜蜜的夫妻之情,相反,她觉得婚姻生活就是一个大铅磨,狠狠地压在她懦弱的心坎上,让她每天都在窒息中煎熬着勉强度日。

一连上了三节课,薇安终于可以休息了,她来到办公室打开她的办公电脑,薇安恋网,喜欢聊天打发时间。她登上MSN,有个陌生人与她打招呼,开口就笑她:“哈哈,慰安妇!你好吗?”薇安气急败坏地回道:“好,好得不能再好了,好得可以嚼下你整个儿!”然后把这人删除了。慰安妇、慰安妇!这就是有些中国人的素质,这些臭男人,他们不以为耻,反而还来奚落她。就是因为这件事,薇安才深深地爱上了珍的。

薇安本来姓巍,叫巍安,出生在湖南西南部的一个偏远的小县城。她小的时候,因父亲从商,长年在外拈花惹草,把母亲气得经常是唉声叹气、抑郁寡欢。时间一长便患了心病,紧接着身体也虚弱难撑,日渐不思饮食,导致骨瘦如柴,身体状况也每况愈下,没几年就因病英年早逝。因为母亲身体弱,薇安小时候大多是与外公外婆相依为命的,小学六年,薇安都在外婆的村小学上学,只有放寒暑假时,薇安才会回到县城与母亲团聚。外婆家就在平溪江边,薇安经常与院子里的小伙伴们在江边玩耍嬉戏,过着幸福的生活。可是,老天偏偏要考验薇安,就在薇安小学毕业那个暑假,外婆意外地永远离她而去。薇安便又回到父母的家里,在县城上初中,初中毕业后,薇安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县一中,可以就在薇安进入高中那一期,一直陷在病痛苦闷中的母亲撒手人世,去另一个世界找外婆去了。从此,薇安便成天孤苦伶仃地独自生活,因为薇安的父亲总是外出不归,薇安觉得有这个父亲和一个孤儿差不了多少,唯一有别的是,薇安还有父亲寄回来的学费。正当薇安读高二的时候,父亲走了桃花运,傍上了一个香港富婆,那个富婆比父亲大七岁,因为看上了父亲高大英武的人坯子和油嘴滑舌的所谓口才,给薇安留下一笔小钱便将父亲带到香港去了。无依无靠的薇安总算有点安慰了,因为至少她可以顺利地完成自己的学业。薇安的成绩很好,特别是语文成绩总是名列全校前茅,每篇作文都是优,薇安写的抒情作文伤感动人,为此班主任老师珍特别喜欢薇安,为了走出父母的阴影,薇安将自己的名字巍安改成了薇安。

薇安高二读的是文科,班上女生较男生多,有几个男生特别调皮,专门欺负没有父母疼爱的薇安。有一次刚巧是语文课,珍走进教室,见薇安伏在桌上哭,便问怎么回事,男生说:“这么不经逗,一句话就哭!”珍问他们说了什么,男生说:“不就是说薇安是慰安妇嘛,这有什么好哭的!”语老师兼班主任珍顿时睁圆了眼,严厉地批评道:“什么?慰安妇?!你们以为很好笑是吗?为什么会有慰安妇?说明中国男人无能!你们作为中国的男性,不以为耻,反而还笑得出来,真是无知!”几句话说得那几个男生低下了头,此后,他们再也不敢笑薇安,再也不敢欺负薇安。

薇安因为父亲总嫌她不是男孩,母亲总是将小时候的她一套男孩装扮,后来,母亲去世后,薇安为了纪念母亲,便仍然延续着那种男孩装束,不戴乳罩、不穿裙子和颜色亮丽的女装,就算是夏天,她也是一件男式短T恤衫套一条大脚中裤,剪着一头短发,别人都看不出薇安是个女孩子。珍特别喜欢薇安,每当她看到薇安那秀气白净的鹅蛋脸、智慧而忧虑的双眼和瘦削柔弱的身子时,就滋生出一种疼爱,加上薇安的特殊家庭状况,珍就更是顺理成章地对她另眼相待。当时珍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第二年,二十三岁。当年薇安十七岁,珍只比薇安大六岁,薇安就是那个时候恋上珍的。薇安是语文课代表,经常有机会去珍的办公室。因为薇安读寄宿,所以常常与珍在一起,聊天、散步,向珍借一些课外读物等。珍待薇安如自己的小妹,男朋友来了也带薇安出去一起吃饭、看电影。薇安很忌妒珍的男朋友,只要珍的男朋友一来,她就会故意找借口将珍叫出去,导致珍的男朋友很是恼火。

高三时,珍跟男朋友宣布结婚,薇安急如星火,她当时并不知道自己对爱有另一种不同的取向,只是觉得自己在这里无依无靠,而珍就像她的姐姐一般对她关怀备至,如果一旦珍结婚了,就不会再有闲暇关心自己了,珍就如薇安生命中的一根救命稻草,因此,薇安非常害怕珍抛弃她,便不顾一切地请求珍不要与男朋友结婚,一定要等着她大学毕业,将来,她去做变性手术来娶珍。珍笑出了泪,怎么可能呢!但薇安却非常严肃认真地和珍保证,她今生一定要跟珍在一起白头到老,她不会爱上别人。珍被薇安突如其来的表白吓得面如土色。然而婚期在即,为一个女学生而不践婚约,这样的理由会让人笑掉大牙,会让男朋友暴跳如雷。珍不能那样做,因此,还是按期举行了婚礼。珍婚后,薇安一直精神恍惚,成绩直线下降,这可急坏了珍,少一个升学率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如果薇安一直这样消沉下去会毁了她的前程的。这女孩本来家庭就不幸,如果前程黯淡的话,一个优秀的女孩说不定就会跌入人生的深谷。

一天晚上自习课后,珍将薇安叫到她的办公室,想以一个大姐姐的爱感化她,使她继续扬起生活与学习的风帆。那晚,薇安痛痛快快地哭了个昏天黑地。薇安觉得世界是那么无奈,她快要撑不下去了,她想休学。珍嘶喊着骂她笨蛋,说自己不会喜欢一个不思进取的女孩的,不坚强、没有理想和抱负的女孩她是不屑一顾的。薇安犹如在绝望之潭中突然发现那根漂流而走的救命的稻草又漂回到她的眼前,她抱住珍疯狂地问道:“我振作,好不好,你离开他,我一定不让你失望!”珍沉思了一阵,对薇安说:“我没有理由在婚后这么短的时间就提出分手,给我几年时间,如果你考上重点大学,你还是没找到其他男朋友,对我还是这般依恋,那我就考虑离婚!”珍如此决定其实只是缓兵之计而已,但当时薇安可顾不了这么多,以为珍将来一定会离婚的。薇安当晚就与珍睡在珍的房间里,薇安对珍聊起母亲,聊母亲的苦楚,聊母亲的短命,聊着聊着就哭了,宿在珍的怀里哭着入睡了。

3、放手是对的

薇安果然考上了省重点大学。在大学里,薇安接触到了一些有关性爱取向的问题,她惊恐地发现世界上真的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性取向,听说在国外,就有许多这种事例,而且这种与众不同还会得到保护。薇安不敢相信自己这个在传统观念和偏僻小县城土生土养的人,居然会有这种思想。有时对自己感到怀疑,甚至不敢分析自己的感情,便索性什么都不去想,将全部精力都用在学习上,只有寒暑假才与珍见面。在一起时,薇安总是渴望与珍同宿,挨着珍入睡薇安便会有一种满足感,就像躺在母亲的怀里一样。珍就象疼爱薇安的亲姐姐,饶有兴趣地听薇安讲她在学校的事儿,然后告诉薇安要怎样与班上同学及宿舍的姐妹相处。珍说,与宿舍的姐妹一起生活几年不发生矛盾是很难的事,因为大家都是从四面八方而来,大家的生活习惯不一样,文化背景也不一样,家庭条件更是区别很大。比喻大城市来的独生女,她们相对就要娇气、傲慢一些,对这种人,就要宽容,你可以不欣赏她们,但不要去得罪她们。谦虚是人的美德,不管是在同学还是在老师面前,保持谦虚的态度总不会错。谦虚不是自卑,在学校以及以后走上社会,都不能自卑,要有自信,自己要看到自己的优点,自己觉得正确的就要果断地去做。她们躺在床上十指相扣,聊各自学校的事儿,共享着喜忧,往往是聊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去。

薇安大二的寒假来找珍,结果发现珍生下了一个儿子,薇安一下子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她不顾一切地与珍吵了起来,把孩子都吓哭了,薇安伤心地哭了一顿,害得珍束手无策,又不知怎么劝慰薇安,只是对薇安说:不要哭了,你也会成熟的,到了一定的年龄,你也会走上婚姻这条路的,薇安狠狠地说:我决不!我要独身一辈子!然后夺门而出。大学校园的天其实还是那一方天空,但自从与珍吵嘴之后,薇安觉得天空只是一张网,牢牢地把所有人世的苦都网进了她的生活。

毕业后薇安被分配在与珍相邻的学校教语文。薇安决心独身一辈子,不谈恋爱,不交男女朋友,她要让珍良心发现。但以往与珍在一起的快乐还是历历在目,珍给薇安的教诲也一直响在耳边。薇安也按珍所说的去做:走上社会,走上工作岗位后,对自己的工作要尽职尽责,不要吊儿郎当,一个出色的教师足以让任何人尊重;人不可心机太重,对于心机太重的人可以选择避而远之,但自己又要聪明一点,不要让别人欺负,要学会保护自己。对待对自己好的人,要时常抱着一颗感恩的心加倍地回报;对于处处算计自己的人,就要格外小心,尽量保持一颗平和的心,能避开就尽量避开。在单位上不要争权夺利,不要太过冒尖,不要处处显示自己的锐气,也不要拖尾巴,总之不要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做一个平凡快乐的人,薇安薇安,父母给她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她能一辈子平平安安地生活。

有一个夏日的傍晚,薇安又拿着本书坐在她学生时代经常留连的江边,江边还是那一丛丛的荻尾草,现在,这些荻草窜出来半个人高,大多数的荻草已经抽出了白花花的穗,薇安坐在荻尾旁边看书。突然,她抬起头发现有一对男女相拥着走在她前面,男的左手搂着女的,右手握着一支冰激凌,自己吃一口又给女的喂一口,女的扭过头来对着男的幸福地笑着。是珍!是珍和她的丈夫,他们那么恩爱、那么幸福、那么甜蜜!薇安眼眶一热,泪水如泉般涌出来,她赶紧躲到一边的小巷子里去了。是啊,爱一个人不就是希望能让她幸福吗?如果珍是幸福满足的,那为什么一定要拥有她呢?而且珍当时答应她也是用心良苦,是希望自己考上大学,其实她并不像自己一样,对性的取向这么模糊,她应该是没有自己这种想法的,她只是怕伤害薇安才勉强答应她。

薇安打算辞职,她要走得远远的,要把这方纯粹完美的天空留给珍。临走前的一个礼拜,薇安去找珍,告诉她自己的想法,告诉她自己下半生要在一个陌生的远方度过。来到珍的房间,珍热情地把她迎了进来,还给她泡了一杯花茶。薇安说:“我本来不想来找你了,不想打扰你平静幸福的生活,但是我还是克制不住自己!”珍有些惶恐不安:“你不要找我了,我丈夫知道了你的事情,但我说我们是纯洁的,并不是他想象的那种可怕的关系,他相信我了,但他要我答应他不再见你……”薇安只觉得心被剜掉一块似的,疼痛得脸色苍白,手足在炽热的夏季里居然冰冷如蛇。瞬间,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涮涮涮地往下掉。珍走过来搂着薇安瘦削的肩,温柔地说:“你要从阴影里走出来,希望你找到真正值得你爱的男人,我会为你祝福的!”薇安伤心地抱住珍的腰:“我要用多长的时间才能将你忘却啊!我今生都不想结婚,我要独身一辈子!”珍拍着薇安的背:“未来日子还长着呢,你要对未来满怀希望才是,姐姐相信你……”

“呯!”门被一脚冲开了,珍的丈夫怒气冲冲地奔进来,气急败坏地冲着薇安说:“我远远地看到你来了,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是个神经病,不要把我老婆也传染上,你给我滚,再让我看到你,我就一刀捅了你!”然后又转向珍:“你不是说过不再理她吗?你说话还负不负责任?!你是要我们的家还是要她?”

珍吓得脸色发青:“没有,没有,你误会了,薇安说她要去远方了,她只是来跟我告别的,我们没做什么,我们是清白的!”

薇安勇敢地挡到珍与她丈夫中间,一字一顿地对珍的丈夫说:“我不是神经病,我只是喜欢珍,跟你一样,我没有伤害过她,只要她幸福,我就是一辈子不见她也毫无怨言。是的,我们是清白的,可以说只是比一般的友情多了一点点,你如果敢因此而侮辱她,那你就等着受报应!你最后记住我的话,请好自为之!再见!珍,你多保重!”说完这些话,薇安重重地搂抱了珍,然后转身凛然地走出珍的房间。

薇安不知珍会因恐慌和委屈而难受到什么程度,偏偏最后一次相见就让珍的丈夫撞上了,男人永远不可能将畜性进化掉,他们像动物一样野蛮,他们自私自利,为了所谓的大男人主义从不顾及女人的感受,他们折磨起女人来心硬如铁,他们将女人当作性欲发泄的工具。柔弱的珍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她只能像一只温顺的羔羊一般,任由男人宰割。想到这里,她心如刀绞,她痛恨自己一时冲动来找珍辞行,希望在自己离开此地之后珍会恢复平静生活,希望她的冲动没有给她带来更多的伤害。

走进学校里自己的教职工宿舍,薇安耳里不停地重复回响着珍的丈夫那些炸雷一般的话: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是个神经病,不要把我老婆也传染上!你给我滚,再让我看到你,我就一刀捅了你!薇安已是一身冷汗,全身都湿透了,而湿透了的还不止衣服,还有那颗千疮百孔的心,薇安猜想自己的心现在已经是血流不住了,因为她感觉到那种撕裂般的疼痛。本来离开珍薇安就是下了决心克服了自己的内心才做的决定,最后离开珍时,还让珍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让她丈夫对她产生更深的误会,薇安对自己的行动非常后悔,她瘫软无力地倒在床上,汗珠使劲地从她的皮肤下面渗出来,简直要把她整个儿淹没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像抛弃QQ农场一样抛弃你

下篇文章:园丁鸟(诗歌)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