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命运之线>第四章6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连载>>>命运之线>>><命运之线>第四章6
<命运之线>第四章6
发表日期:2006/5/8 17:28:00 出处:未知 作者:hui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1226

6

 

如果秋天過去了,我會在雪中愛你。如果世界消失了,我會在天堂愛你。如果你走了,我會在淚水中愛你。如果我走了,我會在遠方愛你。如果你的心死了,我會在我的生命中愛你。如果我的身體死了,我會在心里愛你。”从网上看到一段这样的话,文静感动得不禁低声抽泣起来,杨辉中拍着文静的肩笑道:“你真是个傻瓜,这个作者肯定是无聊了才写出这样无聊的句子的。你怎么这么冲动啊?”

“不是的,是真的,一定是真的,我就是这样想的。”

“你怎么会有这样无聊的想法呢?你这么年轻的,虽然这话是很感人的,但不要这么悲观嘛!”

“因为生命本来就是很可悲的!”文静流着泪道。

杨辉中说:“胡说,生命很美好呀,怎么会可悲呢?”

“你当然觉得美好,可是我……”

“难道我对你不够好吗?我知道你上班轻松,所以我没有课的时候,只要不学习,所有时间都在陪着你的。”

“可是这样的日子又能保持多久呢?”

“文静,你不相信我吗?那我们结婚吧!”

文静没回答。

“是不是要我浪漫一点,买束红玫瑰花,手捧戒指跪下向你求婚呀?”杨辉中拉着文静的手说。

文静猛地扑在杨辉中怀里哇地一声哭了,杨辉中吓得不知如何是好,他不知文静到底怎么了。

“文静,你怎么啦?你别哭呀!”

“你是不是看我说这话生气了?到底怎么了嘛!”杨辉中急得不知怎么办了。他只是拍着文静的肩,检查着自己的话。

突然,文静抬起头来望着杨辉中,严肃地问:“你真的爱

267

我吗?”

“当然是真的了,我没跟你说过假话呀?你看我有没有和别的女生玩过?”自从杨辉中与文静确定了恋爱关系后,文静虽然象以前一样快乐,可是对杨辉中总是无限的依恋,在内心深处总是患得患失的。而自己身体的先天性病情,她一直没有告诉过杨辉中,由于这几年来生活很平静,文静因为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加上身体状况很好,这几年来也没发过大病,因此杨辉中一直都不知道文静有这个病。文静也不知道该不该立即告诉杨辉中,更不知要如何去跟他说。于是文静望着杨辉中的眼睛说:“你说,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死去了,你会舍得我吗?你会埋怨我吗?”

“呸呸,你可真傻气,你好好的怎么说这样的话呢?”

“我是说真的,请你一定要回答我!”

“严肃地说吧,人,都要经过生、老、病、死。你是个高级知识分子,这个自然规律你不会不懂吧!我们应该客观地看待生命。有的人非常健康,非常有青春活力,可是会突然因为车祸呀、自然灾害或别的什么突发事件失去了宝贵的生命,我们谁都不能预测我们的生命到底有多久,你说是吗,文静?”

文静同意地点点头。杨辉中继续说:“可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害怕而变得惶惶不可终日呀,只要有一天的生命我们就应该快乐地度过,而且尽量过得有意义、过得让自己觉得快乐、让自己心里感到满足。”

文静听到杨辉中的话,心里好感动,她也觉得心胸开阔了不少,杨辉中说得真有道理,这样诠释生命文静认为非常中肯,让她对生命有了新的了解,她仿佛一下子对自己的病没有那么大包袱了,于是她鼓起勇气对杨辉中说:“你知道吗,我有个秘密,一直没有机会跟你说,你一定不理解我为什么问你我突然死去你会怎么样的话吧。”

“是呀,你为什么会这样对生命悲观呢!”杨辉中问。

“你知道我的亲生妈妈是因为什么病而死去的吗?”

268

“不知道,你没跟我说过呀,干爸他们也没跟我提过这件事情。”

“我妈妈有心脏病,她生下我没几年就因心脏病发作由于没有及时抢救而过早地失去了生命。”

“哦,是心脏病吗?好象心脏病人应经常带着药在身边的呀。”杨辉中不解地问。

“说是这样说呀,可是如果病情不是那么严重的时候就忽略了,这样的事情也是有的呀。因为当时我爸爸刚好出差去了,没有一个人在妈妈身边,我也刚好在幼儿园。”

“是这样啊,但是有心脏病患者的家庭,家里人应该要特别关心才是呀。”

“谁能有那么多的耐心啊?”文静叹了口气。

“好了,你当时还小嘛,又不是你的错,不要自责了!”

“我不是自责,我是可怜我自己!”

“我知道,这么小就没有妈妈!和我一样,我妈妈也去逝早,我们家兄弟姐妹多,都是爸爸又当爹又当妈拉扯大的。我觉得你比我们幸福多了,干妈对你如同己出呢!”

“可是我还是可怜我自己呀,因为我也不幸遗传了我妈的病,你知道吗?除了我爸爸有谁还能真正地来关心我呢?”

“什么?不可能吧?你也有心脏病?是不是真的啊?”

“你看,一连问了这么多!我一直没敢跟你说呢,而且其实我在大一时刚认识你就喜欢上你了,可我为了打消这个念头,认了你作哥哥,还让我爸妈认了你做干儿子,我想如果你我毕业以后你对我还是这么好,并且主动要求和我建立超越兄妹的恋爱关系,我就把这件事情告诉你。”

“傻妹妹,你喜欢我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一直就很喜欢你的,可是看你对我如亲妹妹,我也就只能象你亲哥哥一样,我怕你们城里人会小瞧我,说我是乡巴佬,只要女孩子对自己好一点就以为这女孩子爱上自己了。”

“我不敢说,医生和我爸爸早就告诫过我了,要我对情感

269

方面有所控制,这样对我的病会好一些。你知道吗,我很害怕死的。所以自从我懂事时就决定今生要独身。”

“为什么要独身,有个人关心你、爱护你不是更好吗?”

“谁愿意和一个病人一起生活一辈子呀?”

“只要有爱,没有什么不可以。我就可以!再说现在医学发达了,我们可以去做心脏移植手术的。”

“心脏移植?说的简单,哪里有心脏给我哟,再说纵然有得要多少钱哟!”文静黯然道。

杨辉中握着文静的手说:“我们要有信心,你现在的情况很好的呀,只要你好好保养自己的身体就会没问题的。身体重在保养呢!”

“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你难道不嫌弃我吗?”

“我怎么会嫌弃你?这又不是你的错,而且你是那么可爱,好聪明好高贵的,可是对我又好温柔的。我以后要多看些有关心脏病方面的医学书籍,我要帮助你调养身体。”

“你是说以后你不会离开我,会和我生活在一起?”

“当然了,我们会结婚,会生小孩。对了,如果你不愿意生也没关系,我有哥哥又有弟弟,他们可以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我可以不要小孩的。”

“传宗接代?你的思想很传统的!”文静笑起来:“可是我想生小孩,想生个儿子,如果是女儿我就不要,我怕女儿又会遗传这个病。我对生孩子另有理解,因为孩子是自己的生命的延续!就算自己生命短暂,想到有生命的延续也就够了!”

“是的,你说得有道理,只要你觉得怎样高兴,怎样踏实就怎样做,我不会左右你的思想的。妹妹!”

“哥哥,你对我真好!”文静靠在杨辉中怀里深情地说。

“而且我还知道,我们要轻轻地爱,不要爱得太激烈,好妹妹,你做得到吗?”

“我能做到,从初中开始医生就告诉我了。”

“你现在一直在服药吗?”

270

文静说:“没有啊,这几年都没有发大病,不用吃药的。”

“是吗,我一直和你在一起,可我一直没发现过你的病呢,说明你现在状态很好的。”

“是的,我会自我保养的,我很会控制情绪的!”

晚上,杨辉中在自己的宿舍里为文静写了一首诗:

够与不够

今生不够

你是否透支时间

与心爱的人

顺便将下辈子预过

生命之线并不被你掌握

你只是用棍棒一钩

生活之筝便向你低头

放开

它又飘上云宵

你得看开

那蓝天红日

才是你的

而心灵有了感激的微笑

你也开始感觉

今生已够

过了几天,杨辉中和文静就跟教授两口子正式谈了他们俩的事情,这个结果是教授夫妇意料之中的,教授对杨辉中谈了文静的身体情况,要杨辉中对这件事慎重考虑,并且要杨辉中和他父亲沟通一下,杨辉中说父亲已经老了,他自己的事情得自己拿主意,不必要父亲操心了,杨辉中诚恳地对教授夫妇说自己已经知道一切了,他和文静已经有了打算,两个人既然相爱了,就应该互相关心、互相照顾,他一定会让文静幸福的。文静的妈妈早已把杨辉中当成了家里的一员了,甚至他可以和文静同等对待,因为这孩子懂事,责任性强,又勤奋

271

上进,有他和文静生活在一起,她可以非常的放心,也可以松一松多年来一直紧绷的那根弦了。而教授还单独跟杨辉中谈了话,虽然经过多年的检查和医生的观察,文静的病情比她妈的情况要好,并且这些年也没有什么恶化的迹象,只需平时注意调节、养护是没什么大的问题的,但是做为父亲,他还是很担心,他要求杨辉中以后和文静结婚了,要特别注意文静的病情,他打了个比喻,说人的心脏里好象有个敲钟的人,一般的人的这个敲钟的都是性情温和的,能轻松、正常、单一地工作,而文静心脏里这个敲钟的却是个性情暴燥的人,不知他什么时候会发点小脾气。然后拍着杨辉中的肩说没关系,有一点点困难是正常的,只要大家携手共同努力,相信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文静的工作是本校的校刊编辑,平时工作比较轻松,她按照父亲和杨辉中的意思,就这样安心于这份工作,而杨辉中则一边在上课一边复习考本校的研究生,杨辉中和文静及教授两老商量好了,研究生考试后,录取通知一到两个人就结婚,并且要把杨辉中的父亲接过来,参加了杨辉中的婚礼后,留下来过个春节再回去。现在家里的人都有了比较好的处境,冬姝在做幼教,找的对象也是杨辉中的好友张致华,家庭条件很优越的,张致华也辞职了,与人合资买了辆跑福建的长途客运车,辉国也办了结婚手续,他的妻子是他的同学,并且都在峰门镇教书,辉国说等杨辉中举行了婚礼,他再办酒席。姐姐也打算在镇上盖楼了,一家人都过得很好,甚至他们以前都没预料到会这么好。在没结婚之前,杨辉中把自己的大部分工资都寄回去了,他想让哥哥一家与父亲过得幸福一点,他每天都在文静家里用餐,而且文静一家坚决不让杨辉中交生活费,教授还老是让文静拿点钱出来让杨辉中给他父亲寄回去,杨辉中都悄悄地与文静将钱存下来,他跟文静说农村生活水平不高,一个月花不了这么多钱,再说如果两个人以后举行婚礼总得自己拿出点钱吧,不能让父母出钱呢。文静任由杨辉中安排一切,她相信杨辉中,因为杨辉中比她要成熟得多。

272

说也奇怪,自从李基与曾蓓交往以后,他的网友“花蕾baby”就很少上线了,李基还没来得及跟她说自己的情况。因为曾蓓从未向他透露自己就是那个“花蕾baby”,所以李基也就不得而知。春节过后,父亲退居二线了,每天闲得无聊,便在楼顶上养养花、去河里钓钓鱼、或者去参加一些老年活动。

李基因为家里条件好,便拿出一些钱和父母集资买了台电脑,接通了网络,刚从网上下载了“腾讯QQ”,启动后,李基就意外地发现神秘失踪的“花蕾baby”也在线,便马上追上去问好:“花蕾baby,你到哪儿去了,怎么好久都没看到你了?”

“对不起,我不是花蕾baby,她是我的同学,她把这个QQ给我了。”

“是这样啊!”

李基一阵落寞:“她用了个新QQ吗?她现在还好吗?”

“很好的,人家找到了男朋友,很幸福的,去年下半年和她男朋友一起去北京读书去了!”

李基吁了口气:“是吗,还没祝福她呢!好吧,我另外有事不跟你聊了,如果你和她见面了或和她联系时帮我祝福她!”

“没问题!我乐意效劳!再见!”

“再见!”

李基说完不禁摇晃着头大发感慨,网络哦,可真是瞬息万变,在网络上失去的东西就再也找不回来了,象死掉了一样,烟消云散了,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他再也感觉不到那个活泼可爱的“花蕾baby”了,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一个人,或者似乎只是做了个梦而已,想了几回便也把这事给抛开了。

好在有了曾蓓,先前在高中时的同学关系并没有给他们之间的爱情造成什么影响,在工作上两人也是互相帮助着,因为两人有着对文学的共同爱好,在一起时也很有情趣,而且两家又挨得近,今天在曾蓓家呆呆,明天在李基家呆呆,日子过得甜蜜而平静。上班的时候,他们便到对方的单位串串,对单位也公开了两人的关系。

273

过了元宵节,王艳玉不顾母亲的阻拦,毅然去了深圳,母亲是因为被上次王艳玉吓着了,不敢再让她出去了,没办法,王艳玉只好把自己跟已婚的唐富松有了儿子的事情和盘托出。王艳玉母亲没无可奈何,只能让她提着皮箱南下了。王艳玉太想儿子了,她恨不得马上就见到儿子和唐富松。

到了深圳,王艳玉住进了以前和唐富松去过两次的那家香格里拉大酒店,并打通了唐富松的手机,唐富松叫她先住下来再说,他会尽快在这几天内交待了宾馆和家里的事情,然后就带儿子来和她见面。

王艳玉闲着没事就一个人出去转转,她首先去铁西小区的别墅里看了一下,这幢房子已经住进了别人,物是人非,王艳玉一阵落寞,便走出了这个让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小区。王艳玉又来到华民大厦,原来红极一方的轻旋歌舞厅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已然没有一点昔日的迹象了。王艳玉不禁生出许多感慨,就是在这里她有了唐富松,有了旋儿,这里也让她从一个贫穷的打工妹一度变成了个阔太太,把她从一个纯洁的女孩子变成了一个母亲。然后,她又坐了车去金店那边。以往的金店早已不在了,以前的那个四层楼也不存在了,替代它的是一栋崭新的、装修豪华的大厦。

第三天,王艳玉又旧地重游,一个人去了深圳世界之窗、欢乐谷,这些地方都是唐富松曾经带她去过的,现在自己孤独地走着看着,觉得悲凉极了,虽然深圳的气温比家乡要暖和些,但王艳玉却仍然感到一阵初春的寒意。漫无目的地走了好几个地方,王艳玉又累又饿,便在一家小店里吃了饭。饭后觉得如果就这样无所事是的话,那日子可就难过了,便想着要去找一份工作,如果有了工作,儿子和唐富松不在身边心里也就不会感到这么空虚痛苦了,而且纵然以后唐富松不能带着儿子和她一起住,也总还是可以在深圳经常见面吧。想到这里,便起身向外走去,深圳的街头还是和以往一样,人来人往,车流如水,歌舞升平,王艳玉一时竟不知何去何从了。

274

王艳玉走啊走啊,看到前面有一座商业大厦。便无聊地走进去。一进大厦,她发现这里面是一个庞大的服饰城,一楼是鞋世界,二楼是服饰,三楼是化妆品和日用品,这里的东西各式各样,琳琅满目,王艳玉漫无边际地浏览着,导购小姐不时热情地问她需要什么,并给她介绍各类她眼睛所到的物品,王艳玉突然想,在这里安安静静地当一名导购小姐也不错啊,便微笑着问一个正在给她介绍化妆品的女孩子:“小姐,你在这里上班工资待遇怎么样?”这个女孩子一点也不隐瞒,爽快地告诉她:“我们都是六百块钱一月!”王艳玉说:“哦,还可以!”其实她心里想的是这里工资还是太低了些,然而自己又苦笑着摇摇头,怎么能和自己以前比呢,以前终究是唐富松在罩着她呢。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一没文凭二没技术也只能干这样的活了,不知唐富松会怎样安置她,他现在环境不好了,也不可能再租套别墅养着她了,今后的生活她又得靠自己的双手了。

第四天中午,王艳玉正躺在房间里的床上看电视,外面响起了敲门的声音,王艳玉以为是服务员,便从床上下来,一边穿拖鞋一边说:“进来吧,门没锁!”

“阿玉!”

王艳玉一惊,扭头一看是唐富松,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提着个布箱子,便疯了似地扑向唐富松,紧紧地抱着他们父子大哭起来,唐富松将布箱子扔在地板上,拿手搂了王艳玉,也流出了泪来,孩子听到王艳玉哭不知是怎么回事,吓得哇哇直哭,唐富松猛亲了王艳玉几口,便摇了摇王艳玉的肩说:“傻瓜,别哭了,你看你把旋儿也吓哭了!”王艳玉这才慢慢止住哭,从唐富松手里接过儿子:“宝宝,宝宝,还记得妈妈吗?”孩子望了望王艳玉又哭起来,挣开王艳玉要唐富松抱,唐富松说:“阿玉,他记不得你了,还是我来抱吧!”王艳玉流着泪使劲地亲孩子的小脸蛋,一边不停地说:“宝宝,你为什么就不记得妈妈了?你怎么能把妈妈给忘记了?宝宝,妈妈想死你了!”唐富松抱过孩子,哄着他,又叫王艳玉从布箱子里拿出牛奶粉

275

给孩子泡一杯牛奶,唐富松拿过奶瓶给儿子,孩子自己端着奶瓶喝起来,两只眼睛长得和王艳玉的一模一样,又大又黑,睫毛长长的,他眨巴着眼打量着王艳玉,王艳玉也蹲在一边看着他,唐富松对孩子说:“旋仔,你还记得她吗?她是妈妈呀,是旋仔的亲妈妈呀!”孩子不解地说:“妈妈?妈妈玩麻将!”王艳玉用眼神询问唐富松,唐富松说:“她每天都出去玩麻将,平时是保姆阿姨带他,我回来了儿子就要我带,他和她没感情。”喝完牛奶,小家伙不再认生,他主动要王艳玉抱了,并叫她姨妈妈,王艳玉问为什么儿子叫她姨妈妈,唐富松说他平时叫保姆姨妈妈的。

吃过中饭以后,孩子在床上睡着了。唐富松与王艳玉久别重逢,便好好地亲密了一番。王艳玉问唐富松以后打算怎么办?唐富松说自己也不知道,不过要在深圳住下来是不可能了,望着王艳玉,他心疼地说:“宝贝,你瘦了好多,又黑又瘦!”王艳玉泪一涌就出来了,拿出随身带来的那张纪念照,跟唐富松把自己的那一段遭遇详细地诉说了一遍。唐富松动情地说:“我误会你了,宝贝!早知道这样,我当时就不该让你

去金店上班了!那我们一家现在该多幸福!”

“阿松,我想带着儿子,我想和儿子在一起!想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再分开了!”王艳玉躺在唐富松怀里流着泪说。

“我们也不想和你分开呀,可是该怎么办呢?我也不能离婚呀,那边还有两个女儿呢!”

“那你要我怎么办呀,你不能不要我呀!”

“这样吧,你就在深圳找个工作干着,在这里租一套房子,我一个月带儿子来一次怎样?”

“不行,我不要这样,我要天天和你们在一起!”王艳玉反对说:“再说你一个月带儿子出来一次她也会怀疑的呀!”

两个人都沉默了。过了一会王艳玉说:“阿松,不如我去香港找工作,我就住在你家附近,这样我就能天天看到你们了,就能天天和你们在一起了!”

276

“对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宝贝,我有个好主意,但可要委屈你了,我的宝贝。”

“什么好主意?说呀!”

“你去我家做保姆,我一回去马上就把家里的保姆辞了,然后你装着来找工作,你就可以在家里住下来,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真的吗?那太好了!她会要我吗?”

“她不敢说什么的,在家里她一直都听我的,可是,你得做家务带儿子。我怎么忍心让你天天操劳呢?”

“老公,没事的,我去年什么苦都吃过了,什么活都干过了,做点家务累不倒我的,何况我能和你们在一起呢!我不会感到累的。!”

“宝贝,等我有钱了我再请个保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只要带好儿子,把家里卫生搞一搞,做做饭就行了,她们的事她们自己会做的。”

“好的,我太高兴了,我又可以和你们在一起了。我想你们都想得要发疯了!”

“我何偿不是,对了,阿玉,你可不能让儿子叫你妈妈,她会怀疑的!我不想让她怀疑,这样对我们以后不利!”

王艳玉点了点头:“那让儿子叫我什么呢?”

“还是叫姨妈妈吧!还有,你可不能再叫我老公了,她听到了可不行的!”唐富松笑着说。

“这个我知道的,还用你说吗?我就叫你大哥,叫她大姐,你说好不好?”

“好的,你本来就是我的傻妹妹嘛!有一点我们得注意,我们不能在她和我的女儿面前亲热,免得她们看到!”

“我知道、知道、知道!”王艳玉用自己的嘴用力擦了一下唐富松的:“这个也要说,真是的!”

唐富松爬起来说:“好了,不说这些了!阿玉,我给你带来了那三万块存折,你自己拿着吧,以后你自己要开销呢!”

277

“好吧,你如果要钱用就告诉我,我反正在你家住着呢!”

“不用了,你这两万块钱能做什么事呀!一个月家用还差不多。我叔叔说今年要把旅馆的股份交给我了,以后我就能每个月都分红了。慢慢地我想积累点经验,让叔叔支持我把旅馆盘下来。”

“好呀,老公,我鼎力支持你!但是到了香港你可要好好对待我,不要让你老婆欺侮我!”

“真是个傻瓜,怎么会呢?我会保护你的呀,我是真的爱你的呀,要是只为了要儿子,那我就不用来深圳看你了,也不会让你再去香港了。”

王艳玉听了很是感动,如果不是唐富松对她这样好,她也是不会为一个已婚男人生孩子的。

唐富松趁王艳玉守着儿子睡觉时,在卫生间给叔叔打了个国际长途,把安置王艳玉的想法小心地给叔叔讲了,不料叔叔竟说要亲自回来一趟,并且要把这件事跟唐富松的老婆公开,说到时做主让王艳玉名正言顺地住在家里,唐富松高兴得不得了,他且忍着兴备,到时他要给王艳玉一个惊喜。

下午,唐富松和王艳玉抱着儿子,坐着出租车来到著名的地王商业大厦,王艳玉觉得对儿子有太多愧疚,说一定要给儿子买些衣物和玩具,唐富松便答应了,便说去地王大厦买,王艳玉问为什么一定要去地王大厦呢,唐富松说到了你就知道了。一下车,进了地王大厦,王艳玉便一阵感叹,这坐大厦真是高大呀,唐富松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搂着王艳玉进了电梯,一坐坐到了顶层,王艳玉说来这里干什么呀,按错楼层了,唐富松便指着远处的小岛屿问:“啊玉,你看到那个小岛吗,那就是香港,我家就在那里。”王艳玉兴奋地说:“真的呀!”便满怀深情地久久望着舍不得离开。

唐富松说:“傻瓜,我们先去给儿子买东西啦,以后你可以在那边住着呢,这两天我们要好好地带儿子到深圳玩玩,这是儿子的出生地呢!”王艳玉这才依依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278

陈美芸从教室疲惫地走出来,看到一群群学生欢笑着向楼下走去,她的心似乎一下子松懈了下来,这里面有多少象她过去一样的人啊,这里面隐藏着多少大学生呀!“姐姐!姐姐”戴伟从楼下跑来,一边跑一边叫着陈美芸。

陈美芸轻轻地责备着说:“慢一点啊,戴伟,什么事呀?跑得这么急?”戴伟眼泪哗哗地往外直流,陈美芸见戴伟这副模样,知道一定又有什么事了:“走,去我房间说吧!”戴伟用手抹了抹泪,点了点头任陈美芸拉着向楼下走去。

来到房间,陈美芸让戴伟坐下了,问戴伟怎么回事,戴伟说:“姐姐,我爸爸和妈妈离婚了!”“为什么?!爸爸他不是不肯离婚吗?!”“是爸爸要离婚的,他要跟那个发廊的女人结婚!”“那你以前为什么没告诉我呀!”“我也是今天下午回家才听外婆说的,外婆说他们是协议离婚的!”“那妈妈为什么要同意离婚?”戴伟说:“爸爸说你是妈妈的私生女!爸爸说妈妈一直在欺骗他!”“什么?!”陈美芸只觉得脑袋“嗡嗡”直叫,就象一汪混浊的洪水向她的脑中冲来,她一直担心的事情,她一直怀疑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暴露无遗,她顾不上戴伟,冲进里屋伏在床上打着被子痛哭泣起来,戴伟吓得不再哭了,他手足无措地走进来流着泪叫:“姐姐,姐姐,你不要哭!”

这时,吕琢走进来了,他直接进了里屋,走到床边扳着陈美芸的肩急得直问陈美芸怎么回事,陈美芸什么也没说,她只是一个劲地哭,吕琢不知陈美芸受了什么委屈,认识她这么久以来从未看到她如此伤心过,他焦急地问戴伟怎么回事,戴伟说:“我爸妈离婚了,我爸在和我妈吵架时说我姐是我妈的私生女!”吕琢一下就知道陈美芸为什么这么伤心了,以前只知道她一说起戴家就很忧郁,也从没说过她是私生女这件事,到陈美芸家里这么多次也从未看出什么不平常的迹象。现在陈美芸哭成这个样子,搞得他心慌意乱,心急如焚。

吕琢劝了一下戴伟:“你不用哭,你爸爸和妈妈已经这样了,你哭也没用的,你这么大了,自己努力读书就行了,不要

279

管他们了,再说你也管不了他们的,你先去我房间里坐一下,我劝一下你姐,等会我们一起送你回去好吗?”

戴伟点了点头去吕琢房里了。吕琢等戴伟一走,他马上将陈美芸拉起来,心疼地紧紧抱着她,一边吻着她的泪一边安慰她:“芸,你不要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管有什么事情,有我在呢,你不用独自伤心呀,你把烦恼发泄在我身上呀!”好一阵,陈美芸才从悲伤中抬起头来对吕琢说:“我是个私生女,我不是我父母亲生的,我真是可悲,二十多岁了都不知道自己是个私生女。”吕琢擦着她的泪说:“这又有什么呢,你不是比谁都幸福吗?你的人生是成功的,你瞧,你的弟弟比我多,总比我强吧,你有养父养母疼、有亲生父母疼,还有我也这么疼你,你还用哭呀!”陈美芸摇着头说:“我为什么是个弃女呢,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就不要我呢,难道我的出生是个错误吗?”“不是的,这不是你的错,是他们大人的错,你冷静一点,好吗,冷静下来!”吕琢拍着陈美芸的肩,扶起她的头又说:“你看你,哭起来多难看呀,你的笑多迷人呀,不要哭了,听话!你都这么大了,你看戴伟比你小这么多,他一面要承受父母的离婚,一面还要承受突然冒出的一个亲姐姐呢!”陈美芸放低了抽泣,顿了顿问:“对了,戴伟他回去了吗?”吕琢说:“没有,他还在我房间里呢,我想我们陪他一起回去吧,出了这样的事情你干妈肯定也很痛苦的,对了,怎么会这么巧,你偏偏就认了你亲生母亲为干妈呢?”陈美芸被吕琢这么一问才突然回忆起几年前令人疑惑的那些事情,她对吕琢说:“我现在明白了,其实我父母早就知道我是干妈的私生女,我记得我干妈她们来找我时在我家哭着求我父母,后来我父母让我认她做干妈,说她曾经丢失过一个女孩,想要认个女儿,我当时虽然疑惑,可是也没有深入去想过,因为我从来就不知道我是带养的,我的父母对我太好了,我们村的人也从来不谈论过我的事情,所以我对自己的身世没有过半点怀疑,我顺从父母的意思模模糊糊地认了干妈。”

280

“他们可能是为了你好,没有揭开这个秘密!但是他们都很爱你,不是吗?你应该感到庆幸,有这么多的人爱你,关心你,培养你!”吕琢安慰着陈美芸。

陈美芸抹着泪说:“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要分开?为什么不要我,我的亲生父亲又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把我生下来?”

“一切都会明白的,也许你亲生父母有不得已的苦衷呢?也许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呢!我们还是先去你干妈家,看她会不会跟你说出真象,这也是她的心病呢,她可能也很痛苦的,也许他们的离婚还与你有关,你还是冷静下来,控制一下情绪,不管有什么事情吧,你总归是个成年人了,有些事情能理智地分析、理解了,你不要认为这是痛苦,要觉得这是你的幸福,因为你的亲生父母给了你生命,你的养父母成功地抚养了你,使你能在这世上享受人生!你应该是有幸的!”

陈美芸紧紧地伏在吕琢怀里,无力而且无奈地说:“你说的这些我都能想到,我也知道,我应该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可是我一下子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我不是超人!我的心还是很脆弱的,我也知道我应该坚强,但是我的心很难受!”

“芸,我知道你难过,这事摊在谁身上谁不难过呀,我理解你,但是,芸,你不要这样难过下去,我的心里也好疼的,有什么事情我会跟你共同担当的,你不要一个人闷着!”

陈美芸从吕琢怀里抬起头说:“好了,我会调节我自己的,现在去看看戴伟吧,这孩子好可怜的,正在学习的关键时期呢,受到这样的打击,对他的学习影响太大了,我们还要开导开导他呢!要让他安心读书才好呀!”

“真是我的好老婆,这么通情达礼,这么善解人意!”吕琢被陈美芸一席话感动得忍不住深深地亲了亲陈美芸,然后说:“芸,把你的眼泪擦干了吧,你看,你这一哭把戴伟都吓倒了,让他觉得更加悲伤,更加无助!”

陈美芸用纸巾擦干了泪水,吕琢搂着她来到自己的房间。

281

戴伟正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摸着鼠标,茫然而阴郁地坐在电脑前,什么也不做。陈美芸叫道:“戴伟!”戴伟回过头来,见陈美芸和吕琢进来了,便将椅子转过来应了一声,然后望着陈美芸又不禁流出泪来!陈美芸走过去抱了抱戴伟:“好弟弟,不要伤心了,有姐姐呢,我们是亲姐弟,有什么事情我和你共同担待,你不用想太多的!”

“姐姐!”戴伟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他们不要我了,他们离婚了,我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他们一直还说我比较听话,可是他们为什么不要我,不管我,不考虑我的感受呢?”

陈美芸听到戴伟一哭,自己又忍不住哭起来,两姐弟哭成一团,害得吕琢也被感染得泪流满面,喉头硬硬地劝了这个劝那个,劝了好一阵,两姐弟才停止了哭。吕琢又做了很多思想工作,使陈美芸和戴伟平息了激动。然后三个人一起买了些菜向戴伟家去了。到了家里,吕琢主动去厨房做晚餐,陈美芸拉着戴伟找妈妈,来到向秀珍的卧室,看见向秀珍躺在卧室里的沙发上,整个人阴郁而苍白,陈美芸拉着戴伟坐在向秀珍对面的床尾,陈美芸轻轻地叫了声:“妈妈!”

向秀珍转过头来,看到陈美芸和戴伟,眼泪便涮涮地流出来,她吃力地坐起来:“你们回来了?我昨天上午和他办了手续,对不起你们,我们太冲动了,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我们都错过,也许离了才能减轻双方的痛苦!”

陈美芸问:“妈妈,你们是不是因为我而离婚?你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把真象告诉他?”

“他早就在猜疑,我本来是一直隐瞒着的,可是我被他在外面无法无天的行动刺激得失去理智了,离就离了吧,反正他也被那个女人搅得昏了头了,就让他去快活,反正他也不在乎我的解释,在那样的年代,我能怎么办呢?”

“妈妈,对不起,我的亲生父亲不是爸爸吗?”陈美芸小心地问。“我的傻女儿,如果你亲生父亲是他那他还不高兴死了,怎么还会答应离婚呢!”

282

“那我的亲生父亲……”

“美芸,妈妈把一切都告诉你,可是你在你家里不要跟你父母说,他们都是好人,我不想伤害他们,我对他们一辈子都感激不尽的,他们帮我抚养你长大了,还培养你读了大学,你要好好孝顺他们,你甚至不要孝顺我……”

“不会的,妈妈,我会孝顺你们的,是你给了我生命,我应该感激你,是他们抚养了我,我也要感激他们,你们都是我最亲的亲人。”陈美芸流着泪感动地说。

“你真是个懂事的孩子,我当时也是不得已,我是下放去了你亲生父亲那个村的,也就是我们县的天岭乡的歪树村,那是个又穷又偏的山村,到一九七二年的时候,我们所有下放的人全都走光了,我家因为没有关系,一直不能回城,全大队只有我一个下放青年呆在那里。又熬了三年后,县城里还是没有招工的机会,我绝望了,就和当时大队的生产队长同居了,我也打算嫁给他在农村过一辈子了,所以才怀上了你,但我对回城始终抱着希望,所以我不愿意与你亲生父亲结婚,也不肯住到他家里去,我仍然住在大队的公房里,忍受着大队里所有人的猜测和指责,你亲生父亲因为我不肯跟他结婚,他也不肯当众承认孩子是他的,他怕如果万一我走了,他还能以一个未婚的身份找个老婆。在一九七七年的二月,我生下了你。我本来打算等你满周岁时和你亲生父亲正式结婚,一起办酒席,可是就在你十个月的时候,刚巧是年底,我突然接到你李基哥哥他妈的消息,说他们经过多年努力,终于争到一个机会,可以让我招工回城了!我也实在是远离家里,在那穷山村受尽了煎熬,只好求你亲生父亲,让他放过我,他其实也是个讲良心的人,见我求他,便也没办法,只好答应了我,我们便偷偷打听到你养父母他们村,听说你养父母都是老实的好心人,因为没有生养,想带养一个孩子,便偷偷地将你送到了你养父母那里。”

“妈妈,你就是那年年底回了城吗?”陈美芸问。

“是呀,第二年我想把你找回来自己养着你的。可是……”

283

“为什么?”

“可是你外婆她们都不同意,说人家刚带养了,就去要回来,你养父母会很伤心的。再说我那么大年纪了,我都二十五六了,找个没结婚的男人很难了!如果再带个孩子那就一辈子要一个人过了!就在那一段时间有人给我物色了个男人,比我大五岁,谈了半年后他才说他是死了老婆的,家里还有两个孩子。我就不愿意去给他带孩子。一直过了三年,别人才给我介绍了戴伟他爸爸,当时他也是家里关系不好,最后返城的下放青年,因为返城后又读了几年书,所以耽搁了找对象的事情,我们在一起后,我就更加不敢提我有过孩子的事情了。后来生下了戴伟,心里也就有了寄托,而且我让你大姨去陈家冲打听了,说你生活得很好,你养父母很爱你,而且他们又因为你的出现,让他们生下了一对双胞胎儿子。我也就不敢去提这些事情了。”

“妈妈,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的亲生父亲……”

“美芸,你一定要坚强,既然你问到这件事,我就得告诉你,他已经病逝了。”向秀珍说着,又流出了泪。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他生的什么病?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陈美芸惊诧地问了一大串。

“就在你高一第一期的时候,我本来想去认你,告诉你真象,想让你见你亲生父亲一面的,可是你养父母不愿意,他们说我说的那个孩子他们没有带,说你是他们亲戚的女儿,我没办法,再说你当时是高三的非常时期,我怕影响你的学习,只好作罢!现在也没办法,你们父女没有缘份啊!你亲生父亲当时是在乡政府的国土所工作,他得的是肝癌晚期,我去看了他一次,告诉了他你的情况,让他放心,而且告诉他我也没有去认你,因为你的养父母不愿意我去认你。他也很理解的,再说他也有个家,有两个孩子了,他也不想在临死前给家里乱一下,就没有执意让我去找你。我想如果我说服你养父母认了你做干女后有机会带你去见他一次,可是他终于还是没有等到。”

284

陈美芸心情很复杂,很乱,因为和亲生父亲也没有感情,她只是觉得可悲,觉得遗憾,她问向秀珍:“妈妈,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呢?就这样呗,这么大年纪了,马上就要退休了,只要戴伟能考上好的大学,找个好一点的工作我也就满足了。美芸啊,你是个好孩子,对你我很放心的,吕琢也很不错的,他应该是可靠的,男人啊,你不要要求他当什么大官,只要他心是善良的,有责任感的,对你死心踏地的,那比什么都好。当了官就有腐败的机会!责任感不强的人就会给家庭带来伤害,甚至背叛家庭,抛弃家庭。”

“妈妈,事情已经这样了,你也放宽点心吧,干爸也这么大年纪了,想必那个女的也并不是在乎他那个人,一定是想他的职权,想他的钱,我敢保证,只要干爸一退休,那女的马上会离开他的。”

“那是肯定的,他那个猪脑袋,以为自己多有魅力,真是好笑。我倒要看看他会被那个女人耍到什么时候!我要跟他离婚就是要让他尝尝那个滋味,让他早日清醒!”

陈美芸说:“妈妈,你也不用难过,我以后会经常关心戴伟的,也会经常回来看你的,吕琢在厨房呢,我去看他弄得怎样了,你以后要自己照顾好自己,不要不吃饭!我们今晚吃了饭还要回学校守班的,以后星期六和星期天晚上我会抽时间和吕琢来家里给戴伟辅导功课的。”

“好吧,我也去,有你这样听话的孩子,我也心满意足了。”

饭后,在回校的路上,陈美芸对楼着她的吕琢说:“我有个想法!”“什么想法,说给我听听!”“我以后不要说我亲生父母的事情,除非我父母主动跟我说,他们这么爱我,我要对他们比亲生父母还要好!”“对呀,就该这样呢,芸,我们赶紧结婚吧,我有点积蓄呢,我们买一套房子,把你父母和我母亲一起接来住好不好?”“当然好了,只是我父母不会来的,他们习惯了住在家里。”“那我们就常回去看他们!”“那是当然。”

285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命运之线>第四章5

下篇文章:<命运之线>后记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