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命运之线>第四章4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连载>>>命运之线>>><命运之线>第四章4
<命运之线>第四章4
发表日期:2006/5/8 17:25:00 出处:未知 作者:hui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620

4

 

在放春节假前,前峰水泥厂要派一个六辆卡车组成的车队,去西部一个开发地区送水泥,这是跑营销的拿到的第一个跨省单,买方要求在春节前必须将所有预订货物全部运输到位。张致华依依惜别了冬姝,冬姝也对张致华千叮万嘱,一定要小心,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保重身体。如果一切顺利,这次差程也大概要一个多星期。

出车这天,张致华没有再给冬姝打电话,以免她担心。他的车排在第五个,一号车驾驶室有个买方的引路人,后面的车只要一路跟上就行了。晚上十点,车队就集体在沿路旅馆休息。就这样过山翻坡,一路风尘一路泥泞,终于走完颠簸行程,于第三天的晚上十一点多到达目的地。因为这里偏僻贫穷,买方联系了很多水泥厂,都因这里路况太差而生意未成,前峰水泥厂由于不知道内情,便接了单,害得六名司机历尽千辛万苦,劳累不堪,张致华因为心里装着个冬姝,所以也不觉得苦,只希望早点赶回家,将冬姝接回家去过个美美的春节。买方很是感激,请张致华他们六个司机大吃了一吨,又安排他们住进了旅店。第二天早饭后,趁买方在下货,张致华便想给冬姝打个电话,因为手机早已没电了,他便找到这里的一个坐机电话,打通了春姝家的电话,冬姝的姐夫接到电话后赶紧叫冬姝,冬姝一路跑着来接电话,从话筒里张致华听到了冬姝的气喘吁吁,张致华告诉冬姝他到目的地了,下了货就可以马上返回了,冬姝说快放寒假了,她会在姐姐家等他回来的。挂了电话,张致华觉得美滋滋的,有人在等待着他思念着他的感觉就是好。

附近的老百姓很快就将水泥下完了,张致华还在第五的位置,仍由一号车跑前面,返程没有向导了,大家只有凭记忆认路,六个司机说好一路紧跟,各自都要争取不要掉队。在途中张致华他们仍每晚住在原来曾住过的旅馆,可是在第三天晚

227

上,因为天黑,而且是返家大伙把车开得飞快,张致华所驾的车况不是太好,一下子就落在六号车后面,六号车司机叫他快点,张致华说没事的,让他先走,他马上就会超他的。可是山路弯弯,不知不觉他就看不见车队的影子了,不知是拐错了路还是怎的,前面的马路非常狭窄,又恰在此时,汽车罢工了,任张致华怎么弄也不能让它重新往前走,张致华恼怒得不行,这黑灯瞎火的,想打开车头盖检查一下都不行,急得张致华直跺脚,直骂娘,他想就在车里过一晚算了,可又怕车队不等他,他找不到回家的路,因为有车队,来的时候张致华也没有留意来路,现在不知怎么办才好。

张致华跳下车来,天上一颗星子都没有,漆黑一片,这条路左边是山,右边是坎田,周围也没有住户。张致华极目远望,好不容易看到远处好象有点点灯光。便抱着一线希望摸索着向灯光走去。张致华深一脚浅一脚走啊走啊,大约走了一个小时,才左拐右拐进入一条小路,摔来摔去,终于看到前面有个小村庄,灯光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这里显然还没通电,灯光暗得可怜,只有廖廖几盏还在亮着。张致华摸到一个亮光的房屋前,敲了敲门,本来亮的灯却熄了,另一边房子有个老头声音在问:“谁呀?”张致华大声说:“老乡,帮个忙,我是个当兵的,到这里车坏了。”张致华知道这深更半夜的不说是当兵的他们肯定不会理睬他的,果然,老头说:“那你等一下!”这时原来亮灯的那间房门忽然轻轻地开了又关了,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一把把他拉到一边就地在他跟前跪下了,原来是个女人,女人压低声音说:“解放军求求你千万别做声!我是被他们拐骗来的,求你救我走吧!求求你!我先去找你的车。千万不要告诉他们!不然我就死定了!”不等张致华说话,这女人就向刚才张致华的来路走去。张致华被搞得莫名其妙,是不是个疯子呀?他又来到老头房子那边,大声说:“大爷,你起来了吗?”“来了,来了!”灯从房子里移到堂屋,大门开了,老头披着件黑布棉夹衣,举着一盏油灯:“进来说,小伙子,

228

怎么啦?”张致华走进屋:“我是部队里开车出来买菜的,常走的那条道被雪堆了,只好从这里来,可是车突然坏了,没有光,找不到原因,能借一下光吗?”“借光?我们穷人家哪来的光,连煤油灯都没油点了!”“帮帮忙罗,大爷!”“确实没有哇!”

“院子里其他人有手电筒吗?”张致华问。

“没有,我们这里没人用过什么手电筒,我们这里没电的,上面每个月给每家发两斤煤油,我屋里现在还有不到半斤,你要就拿去!”老头用生硬的普通话跟张致华说,张致华觉得老头还是善良的,连半斤煤油都舍得给他,不过油他倒是不用,他车里有汽油,于是张致华说:“大爷,我能不能到你这里买点旧棉花,我好点个火,你家里有年轻人吗,可以请他帮我去照一下吗,我先借你那半斤煤油,你另外拿个油壶,我从车里给你倒几斤汽油点灯,怎么样?”老头一连声地说:“没有,没有,我家就我和我家老婆娘,年轻人出去搞副业了!”

张致华想起刚才求他那个女人,觉得老头在隐瞒着什么:“哦,那我买点旧棉花好不好?还要给我找根木棍。”老头说:“我家里有一件破夹衣,你拿去吧!不要钱!”

“那怎么行!”张致华掏出一张十元钞,见老头找来了破夹衣和木棍,便把钱塞给他:“大爷,这是五块钱,给你了!”

“十块钱,这么多,我们这里拿着钱没处用,这哪行?”老头抖着手接过来。“行的,大爷,那我走了!”张致华说,老头说:“走吧!”,又探头飞快地斜了眼原来亮灯的房间,见门关得好好的,也没什么声息便赶紧进去关了门,张致华走了几步回头看时,老头的灯已经熄灭了。

张致华一路跌跌撞撞地好不容易摸爬滚打回到自己的车边。“解放军,你来啦!”突然从他的车旁冒出一个声音,张致华吓了一大跳:“谁呀!”说完,张致华就想起那个跪在地上求他的女人。

“解放军同志,做做好事吧,带我走吧,我会感谢你的,

229

你要钱也好,要别的什么也好,我都能达到你的要求!”

张致华摸索着用棍子扎上破棉衣,从车里拿了壶汽油出来倒上,用路上都舍不得用的打火机点燃了,对那女人说:“先来帮帮忙,拿着光,我看看车坏哪里了!”那女人走过来举起火把,张致华看到那个女人披散着蓬松干枯的头发,穿着一件和老头一样的黑棉布破夹衣,不知到底这女人说的是真是假,便揭开车头盖检查起车来,原来是烧断了电线。张致华把线接好,爬上驾驶室发动了一下,成功了,又跳下来问那女人:“刚才屋里那两个老人是你什么人?”

“求求你先带我走,我到车上再告诉你,不然他们追来了我就死路一条了!”

“有这么严重吗?你得说清楚,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带你走的。”张致华将火把加了点油:“你还是打着火把回去吧!”

女人一下子哭起来:“求求你,解放军,救救我吧,我是在深圳打工时被一个保安逼来的,刚才那两个老人是他的父母,那个保安是烂仔,专门做案的,他已经抓去坐牢了。”

张致华将信将疑:“那你自己家在哪里?”

“我是麻省的!”女人说。

张致华一听是和自己一个省的便问:“麻省?麻省什么地区什么县的?”

“朝阳市,前峰县的!”

“什么?”张致华以为听错了,举起火把往女人脸上一照:“你是前峰的?前峰哪个乡镇?”

“我就是前峰县城的!你知道前峰县吗?”

“我就是前峰县的!”张致华说,女人头发披散,也看不太清楚,只觉得这女人又黑又黄又干又瘦,脸型似乎有点面熟,可能真的是前峰的人。

“老乡,那你赶紧带我回去吧!我怕他们追来。”女人又哭了:“今年正月我跑了一次又给他们村里的人追回去了,把我打得半死,还关了两个月,后来要我去地里干活,只许我一

230

天吃一餐饭,我想死都死不了,他们看得严!”

张致华听到这里,打开车门让女人上去了,便气愤地说:“他们怎能这样,这是犯法的!难道就没人管这事吗?”

“这里天高皇帝远,谁管呀,那个男人是当地的土霸王,这里的老百姓都听他的,都把我往狠里整。”

张致华扔掉火把,在女人的指引下把车倒了回去,走上了另一条正确的马路。上了大路,张致华松了口气,将速度稍稍慢了一些,瞧了一眼女人问:“你家在前峰县哪条街!”

“大正街。我父母都是工艺厂的,我原来也是工艺厂的,后来去了深圳。”

“工艺厂的?那你认不认识王艳玉?”

“我就是王艳玉呀,你是……”女人打量着张致华。

张致华惊得将车一把刹住:“什么?你是王艳玉?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你是……张致华,对不?你是张致华!”女人高兴地一把抱住张致华:“真的是你呀,张致华,你救了我的命啊!”

张致华听到叫自己的名字才相信了她,他扶起王艳玉仔细打量了一下:“天啦,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大家都说你是香港老板娘呢!怎么会这样?”

“唉,一言难尽啊!”王艳玉叹着气,想着心思,一会儿,她就靠在坐椅上睡着了。

张致华一晚上没休息,坚持夜行,天亮的时候,他们终于走到一个小镇,将车停在一个停车场,检查了车况,加足了水和油,便与王艳玉去吃早餐。在饭店吃饭时张致华看到王艳玉那个狼狈样,又觉得好笑又觉得她可怜,一件黑夹衣和那幅迟钝的表情,显得她既象个疯子又象是个穷乡僻壤里出来的土包子,岁月真能改变人,把个漂亮、青春、高贵的王艳玉折磨成这副模样。王艳玉见张致华在望着她的衣服,又看看周围,羞愧地拉着黑夹衣的衣角,蜡黄的脸上泛起几丝红晕,她显得很不好意思地对张致华说:“张致华,你身上有多少钱,我先

231

借你一些钱去买身衣服,理个发,回家我一定双倍还你,我家里存着一些钱的。”张致华交了饭钱,把全身所有的兜都搜遍了,数了数三百来块钱,他拿出两百块钱给她:“我也没带多少,还要留点以防万一,你就拿这两百先买着吧,说什么还不还的,大家都是好朋友,我总不能看着你这样子回去吧!”

王艳玉在张致华的陪同下去照相馆照了张现照现出的照片,去服装店买了套低档棉内衣裤、处理品细毛线衣裤,又买了一套一般面料的外衣,在服装店换了,把那又黑又破的旧衣服全扔进了垃圾桶,街上的人不再拿异样的眼光看她了,然后又去一个理发店洗了个头,修了一下发型,虽然还是很憔悴,但她整个人已清爽多了。回到车里,张致华小睡了一觉后,又继续向家的方向赶去,张致华一边开车一边问王艳玉这几年究竟是怎么过的,王艳玉便向张致华讲起自己这几年的遭遇:

原来,王艳玉自生下儿子以后,唐董对她是百般的疼爱,专门请了保姆,王艳玉俨然一个富贵太太,过着幸福满足的日子。为了不引人怀疑,王艳玉决定在儿子半岁时仍然去金店上班,每天都有个司机送她上班、接她回别墅。金店的一个新来的保安每天都用别样的眼光瞅她,王艳玉也没在意,觉得是那个保安贪慕她的富贵和美色。有一天,因为这个保安上班时在玩手机,王艳玉就说了句:“你不好好上班是不是想要老板炒你!”这保安冷笑着说:“嗯,是啊,你也可以炒啊,你是二奶嘛!”王艳玉气得发抖:“你说什么?”“还假正经,老子早把你的底细摸了个透,我看你漂亮,不然我早就对你下手了,看你知不知趣,我们有一班兄弟,这段时间正愁饭吃,拿些票子来填我们的嘴,要不然我要你好看!”王艳玉气得不行,第二天就让唐富松将那个讨厌的保安炒了鱿鱼。

王艳玉满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是有一天中午,她接到一个恐吓电话:“喂,靓二奶,你儿子现在在我手里,你不要搞任何小动作,我手下有人在监视你,你只要敢不按我说的做,我就立即让这小东西去见阎王!”

232

“你到底要什么?”王艳玉听到婴儿的哭声惊恐地问。

“现在营业员都在吃饭,你马上拿两百克黄金两百克铂金用袋子装好走出金店向左边走,不要打任何电话,你要是搞鬼你儿子就马上死!”王艳玉心急如焚,瞧了一下门外的两个保安,见保安都面朝大街,便用钥匙打开保险柜着手干起来,匆忙包好刚要关保险柜的时候一个营业员进来了,她问:“王经理,你还没去吃中饭?”王艳玉吓得心都丢了一半,忙说:“我有急事要出去一趟!”便疯狂地向店外跑去。

王艳玉一直向前走着,左看右看也看不到什么可疑的人,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婊子,看到前面一辆黄小车吗?赶紧上车!快!”王艳玉一看果然有一辆黄色小汽车停在不远处,王艳玉不顾一切地冲向汽车,车门打开了,王艳玉跨上车哭喊着:“我儿子在哪里?”车上一个人赶紧把门关了,汽车呼地向前急速驶去。王艳玉看到车上除司机外还有两个男人,一个就是那个被炒的保安,那个保安冷笑着说:“你儿子在这里!”说着用手拧了一把用一块大毛巾包裹着的小孩,包裹里立即传出小孩嘶哑的哭声,王艳玉心都要碎了,她将装满金饰的袋子交给那个保安:“你要的东西全在这里,你把我儿子还给我!”

“急什么,他妈的,等我们安全了再说。”那个保安说:“三弟,给,拿好了,这可是我们的收获呢!”

王艳玉哭起来:“求求你把我儿子给我,你让我们到哪里下我们就到哪里下!”

“哭你娘卖×,现在你得听我的,难不成我还要听你的!”便一把将王艳玉的手反绑起来,搜走了她身上的手机和所有现金及首饰。王艳玉何曾碰过这种场面,她开始大声哭喊起来,那保安掏出一把匕首:“死婊子,再叫我要你的命!”说着一刀就将王艳玉的手臂划了一刀,王艳玉立即感到一阵刺痛,血从刀口流出来,渗透了袖子。不知过了多久,王艳玉才醒过来,她的手已经被裹上了白纱布,车子在一条狭窄的山路上行驶。

“婊子,你终于醒了,你两天两夜没吃东西了,给,吃

233

吃了这两个包子,饿死你可不要怪我们!”说完望着另一个男人哈哈大笑起来。王艳玉这才感到胃内空得发疼,可她顾不了饿,扭头去找儿子:“我儿子呢,把我儿子给我!”

“儿子?哈哈哈……你上当了,我们根本就没弄到你儿子,你看,这是你儿子吗?”保安说着抓起那个婴儿,王艳玉一看果然不是自己的儿子,“你们把我儿子弄到哪儿去了?”王艳玉焦急地问,“谁弄你儿子了,我们只要钱,不要唐富松的根,我们不骗你你会照我们的去做吗?哈哈哈”

“我跟你们有什么仇,为什么这么来害我?”王艳玉吃力地哭着问。

“我为什么要去金店做保安?我是想里应外合发个大财,就是你这个婊子挡了我的财路,你以为你是二奶了不起是吗?现在我要让你好好地享个福!”

“你们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我不是把东西都给你们了吗?为什么还不放过我?”王艳玉揭斯底里地叫。

“放过你那不是太可惜了吗,不如给我做做老婆!哈哈!”

“你们真不是人,你们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

“哇,我好害怕哦!哈哈哈!”那个保安狂笑着。

车里的三个男人都大笑起来,保安说:“三弟,下去,把这个小东西放在那座房子前面赶快上来。”那个男人抱着小孩下去了。王艳玉狠狠地说:“你们这帮人渣!你们会遭天收的!”

“当然,你会遭地受的,婊子!你再多嘴我就把你的嘴巴划破!”那保安扬了扬手中的匕首。等那个男人一上来,车又往前开了,王艳玉不知这到底已经到什么地方了。

最后,在一条狭窄的小机耕路的尽头,三个男人下了车,分了黄金、铂金和一些现金,保安说:“二弟,这个车你就暂保管,最好拿去喷了红漆,车牌千万不能出现,出了问题你负责!我们先在家里躲两个月,两个月以后你们来找我,我们再出去干一票!你们只要跟着我好好干就有你们的好日子过的。”

“我们一定死心踏地地跟大哥!”

234

“注意哦,这东西太显多了刺眼,不要在一个地方兑换,最好到外省去兑!就当出去旅游!”那保安又大笑起来。

另两个人也笑起来,这保安又严肃地说:“千万不要惹出事来,出了问题你们要一个人扛起,不要牵连任何人,万一出了事我们不管哪个都要想办法去保,听到没有!”

“知道了,我们会小心的。”一个说

另一个也说:“大哥,你不要担心,我们又不是第一次!”

“好,那你们开车出去吧!对了,明天给我送三十桶花生油来,还要带些菜来。”那保安说着一把将王艳玉从车里撕出来:“走!”王艳玉大哭起来:“你要我到哪里去?我不去!我要回去!”“回去,这里就是你下半辈子的家了,回哪去?!”

王艳玉不顾一切地向后疯狂地跑起来,她想要逃出这个鬼地方。那保安大声说:“二弟三弟给我追回来,这娘们还不好对付!看我整死你!”王艳玉没走几米就被那两个男人拖了回来,那保安点了根烟,用打火机烧烂了王艳玉羊毛衣的胸部,然后用烟头烫着她的胸口,王艳玉动弹不得,只觉得挖心般的痛疼。“魔鬼,你们这些魔鬼!”那人又拿烟头狠狠地烧王艳玉的嘴:“死婊子,我让你骂!我让你骂!”王艳玉又痛晕过去。两个男人架着她进了那个保安的家。

这个保安的家乡穷得叮当响,那里偏僻得不得了,一般都是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很少和外界沟通。这个山窝里的人都听这个土霸王的话,不管老少一律叫他“虎子”,见他一回来,大家都奔走相告“虎子回来了!”“虎子回来了,还带了个妹子!”一下子虎子家里就挤满了人,虎子骄傲地对大家说:“明天下午大家都到我这里来领油,我知道你们没油吃。再过半个月你们要准备五头猪,看谁家的壮些,杀了大家好过年,今年我会买两匹布回来,年轻人和小孩都有新衣服穿。”

大家都欢呼起来。王艳玉看到这情景,觉得这简直是个原始部落。

虎子又说:“从今天开始,不管我在不在家,你们都要把

235

这个女人给我看好!不要让她跑了!如果她要跑你们就把她拉去地里干活!听到没有?”大家纷纷应了。

晚上,虎子将王艳玉强拉到床上,要她服侍他,王艳玉死也不从,虎子就从屋里拿出针来,朝王艳玉的手掌脚掌一顿猛刺,王艳玉由于多日以来不吃不喝,精神也极度受到刺激,加之失血过多,因体力不支,又对儿子日夜思念,几次都迷糊地醒过来昏过去,后来王艳玉终于病倒了,发高烧昏迷了几天,她只模糊地感觉到有许多人在用米酒、草药为她搓来搓去。

病好了以后,王艳玉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人一下子瘦了许多。王艳玉已经是哭天无路了,只有含垢忍辱,得过且过,听天由命。过了年之后,虎子又出门去了,王艳玉只要跨出屋就有几个人在跟着她,她只能在这周围走走,看看地形,看看来路。这里大约二十来户人家,据说都是一家人,只有两个姓,这两姓一直互相通婚。这里的房子全是木屋和土砖房,这里的人除了虎子外没有一个人识字,听这里的人说虎子十多岁就出去闯天下,是院子里的主心骨,照虎子的话说他是在外面干革命。王艳玉装得乖乖的,每天都跟着院里的人外出干活,因为她是虎子的女人,大家都不让她动手,只要她在一边看着,从这些人口中,她知道了离这院落三十多里路外有一条小马路,跟着马路走五十多里的地方有一个小集市,可是院里的人谁都没去过,因为路边全是深山老林,山上野兽和蛇繁多,曾经有个小伙子不顾院落里的人反对独自出去找虎子,出去一个多月还不见回,后来院落里所有年轻人都出去找,原来这个人才走过那条马路十来里路时被野猪咬死了,吃得只留下一双鞋和一个脑壳。从此虎子警告所有的人,不许任何人外出。王艳玉听到这些觉得毛骨悚然,可她心里暗下决心,一定要想办法跑出去,哪怕就是喂了野猪她也不愿在这鬼地方呆下去。

终于有一天下午,王艳玉趁大家都出去干活去了,自己便一个人偷偷地从地里潜了回来,见家里只有虎子的聋子老母在家,就清理了一些干粮和水,用一个包裹包了背在身上悄悄

236

地跑了出去。左拐右拐倒来倒去,终于走到大家所说的那条马路上。马路两边果然是深山老林和悬崖,天渐渐黑了,到处传来野兽的叫声。王艳玉吓得缩在路边不敢出声。可是,过了一会,就见虎子院落里的人高举着火把找来了。王艳玉也终于没能逃脱大家的搜寻,大伙你一把我一把地把王艳玉推了回去,送到虎子家里关起来。两个月以后,虎子回来了,听了王艳玉逃跑的事后,叫来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将王艳玉捆起来,让她跪在碎玻璃上整整一夜。从此,王艳玉被他们看管得更死了,连上厕所都有两个人在看着,王艳玉曾想自杀,但这里连药都没有,晚上睡觉时也有两个女人轮流在陪着,她上过吊割过腕但都被及时救回来了,这样折腾了一段时间后,王艳玉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她只能安身立命。

就在虎子又一次外出一个多月后的一天,虎子的那个二兄弟来了,告诉大家说虎子被关了,大家说要去救,虎子的那个兄弟说不要去送死,那里的人都有枪的,说虎子关不了两年就会被放出来的。这个男人走的时候,大家一起去送他,一直把他送到他停车的地方,他还是开着那辆汽车,只是喷了红漆,车身也碰坏了不少地方。王艳玉已经怀孕四、五个月了,她跟着大家一起去送,到了车边,她跪下来求这个男带她出去,那男人理都没理她,就上车了,然后从窗子伸出头对大家说:“大哥让你们好好看着这婆娘,不要让她跑了。”大家应着又将王艳玉架了回去。

后来大家见王艳玉怀孕了,便放松了对她的看管,于是有一天晚上王艳玉又开始逃跑,可是刚逃了几里路就被大家追了回去,因为虎子坐牢了,大家对她也不再象原来那样尊敬了,他们把她吊起来打了个半死,过了几天王艳玉就流产了。虎子的孩子没有了,大家对她就更残忍了,整天赶着她去地里干活,一天只允许她吃一餐。王艳玉在地里吃过很多野果、树叶、杂草,有时幸运捉到些泥鳅、小鱼、青蛙、老鼠,她一律要点火烤熟“美餐一顿”,最美味的东西莫过于捡到野鸡蛋了,只要

237

敲开一个小口,就能就着咕咕喝下去。

有时候,王艳玉会和院落里的小姑娘们一起去干活,王艳玉给她们讲外面的事情,还教她们识几个字,于是这些小姑娘便会悄悄地给她带些吃的,让王艳玉能勉强维持着生命,王艳玉只要一个人在一处干活时都会偷挖些红薯、罗卜之类的,拿小刀切成片晾干藏起来,如果饥饿的时候,她就会翻出来填一下空空的胃。几个月以来,除了虎子那个二弟来过那一次,其他再没有第二个外人来过这个地方,王艳玉的心几乎已经死掉了。她唯一有的期望就是想见到儿子,想填饱肚子,她想等虎子回来好好地和他过日子,然后求虎子发善心带她出去一趟,让她见儿子一面,见父母一面,只要了却这个心愿,她就死而无憾了,对于逃跑,她已经没有这个指望了,如果不成功的话,只会让她的处境更惨。只要到了晚上,躺在破烂的床上,王艳便会想自己在深圳的日子,想起唐富松,想起自己拿走了金店的那么多金饰,不知唐富松会怎样想,会怎样做,那个营业员一定告诉他是自己打开了保险柜拿走了金饰,唐富松是不是知道事情的真象,有没有到处去寻找她,还有,这么久了,儿子是不是哭着要她,父母是不是在担心她。王艳玉往往是哭着睡去,又常常从恶梦中哭醒过来。

“我真后悔!”王艳玉说:“我那时就不应该再去金店上班,我应该在家好好带儿子,那样我就不会碰到那个挨千刀的,也不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

“真不敢想象你是怎么熬过这段日子的,在那里挨打,自杀、挨饿,生病,去地里干活!”张致华摇着头感叹。

“陈美芸她们都好吗?她们都参加工作了吧!”

“是呀,陈美芸在前峰一中教书,好象听李基说她和一中一个老师在谈恋爱。你不知道,李基现在和曾蓓在一起了。”

“李基和曾蓓?怎么可能?”王艳玉不相信。

“是真的,他们都分在大峰镇工作,经常在一起,日久生情了嘛!”张致华笑道。

238

“那你呢?你现在在为谁开车?这是你自己的车还是部队的车?你还在部队吗?”王艳玉问。

“我复员了,分在县水泥厂开车,我这次是出省送水泥,我们去了个车队,车坏了,我掉队了,刚好走错路到了你被困的那个地方。”张致华突然叫了声:“哇,我忘了给冬姝打电话,她一定急坏了!”

王艳玉感到惊奇:“你说谁?冬姝?你和冬姝在……”

“是呀,我们谈了差不多一年了,她现在在峰门镇中心小学教幼儿园呢!”

“你们都那么幸福,为什么我这么命苦!那,那杨辉中……他,他现在怎样了?”

“听冬姝说他留校了,在那里上班。”

“哦!”王艳玉沉默下来。

车开到一个电话亭,张致华和王艳玉下来打了电话,又找了个小店吃了饭。归心似箭,张致华一连跑了二十来个小时,终于回到思念已久的家了。王艳玉抄下张致华的手机号码,说到家里休息一天,然后取了钱就去还张致华,张致华说不用还了,要是有钱就请大家聚一聚,他负责约大家出来。

张致华到家里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迫不及待地去找冬姝了,两人好好地亲热了一番,他便把一路的遭遇全给冬姝说了,听得冬姝不住地为张致华感到后怕,冬姝说:“要是王艳玉姐被困那里的人把你们俩都抓去了那我到哪里去找你呀!”

“那你可高兴了,可以另外找个有钱的帅哥了!”

“你胡说什么!你再胡说我就不理你了!”冬姝撒娇说。

“好好好,我不说,我出去了你想不想我?”

“不告诉你。”冬姝说:“我们放假了。”

“放假了去我家吧,今年和我一起过春节吧!”

“谁和你去过春节呀,不如你去我家过春节吧!”

“去你家,你家人多,还是去我家吧,不然我爸妈很孤独的。”张致华摇摇冬姝的手说。

239

“那我总得回去问问我爸爸吧,今年我二哥也不回家过年,他说参加工作第一年就不回来了。”

“当然,我也要去向未来岳父请假的,我还得买些好酒好烟呢,你就只管跟着我走就是了,一切我来搞定!”

“就你能!”冬姝幸福地笑起来。

王艳玉回到家里,母亲几年没看到女儿了,见女儿瘦成这般模样,抱着她好好地哭了一番。王艳玉隐瞒了自己的事,只说是大病了一场,现在工作也没有了。母亲说:“没有就算了,只要人还在就行,你寄回的钱我一分也没动,我知道你会用得上的。”

“我确实急要用钱,我生病时借了别人的钱,得还给人家。”王艳玉说。

王艳玉的母亲拿出存折:“艳玉,你总共寄了十一万零三千块钱回来了,那,全在这里!”

“有这么多吗?你是不是把我给你们用的钱都存下来了?我说过那是给你们用的呀,你们怎么那么傻,为什么不用呢?明天我去取一点钱出来。”

第二天,王艳玉办了张金穗卡,暂取了一万三千元钱出来,打算给父母三千元过年用。拿着钱一个人在县城买了几套衣服和高跟皮鞋回来换了。又上街买了手机,去美发店拉直了头发,将头发染成金黄色,还不忘了买些首饰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她要彻底告别那段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想起这一年来一分钱都不花,挨饿受苦的刻骨铭心的绝望日子就对那个遭雷劈的虎子咬牙切齿,现在要好好补偿一下自己。王艳玉走在街上吃着零食,她觉得自己口特馋,不管是什么食物对她来说都是美味佳肴。街上的人哪个会知道这样一个打扮入时的人曾经饿得抓青蛙和老鼠吃!

回到家里,她打通了唐富松的手机,唐富松一听是王艳玉的声音马上就挂了。王艳玉没办法,只好发信息到他的手机,问儿子的情况怎样了。唐富松打了过来说:“你这个不知好歹

240

的女人,我这样对你,你却这样来害我。不但偷走了那么多首饰,还喊人炸了我的金店!你还有脸打电话!”

“没有,我没有,你不知道真象!你听我解释!”王艳玉哭着说。

“你不用解释了,你这种人没有和我说话的资格,我的儿子不用你操心!请你不要再搔扰我!”

“你这个无情的东西!你想要怨死我呀!你知道这一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王艳玉继续哭着。

“是不是花光了所有的钱又想来行骗了?!我现在不会吃你这一套了,想不到你是这种不要脸的东西!”唐富松挂了手机,他不再听王艳玉的话,王艳玉深知唐富松误会了她,一定把所有遭遇都归罪于她了,他一定恨透她了。王艳玉不禁压低声音痛哭起来。过了一会王艳玉发信息给他说:“老公,你知道我这一年来受了多少屈辱吗?你根本连你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歹徒说我们儿子在他手上,要我拿金饰去换,你说我该怎么办?”

唐富松回了信息:“你这个坏女人,我是不会相信你的!”

王艳玉又打电话过去说:“我要见你,我要把一切真象告诉你,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要你看看我的样子,让你看看我被折磨成什么模样了,你不但不来救我,还这样误会我,要不是我的一个老乡把我救出来,我就没有今天了!”

“好,你说吧,想说就多说点,我是永远不会再相信你了,我不会见你的,我现在已经不在深圳了。”

“好的,老公,你不要挂电话,我把一切告诉你!”王艳玉刚把虎子骗她到家的情况说完,手机就没电了,她便简短地说:“无论如何我得见你一面,我要当面跟你说,还有,我想我们的儿子,我想见他。”唐富松在那边又把手机挂了。

这唐富松确实离开了深圳,由于虎子一伙人再次去抢劫金店,被值夜班的保安报了警,为了毁灭现场,他们将随身带的炸药引爆,把整个金店全炸了,后来警察抓获了其中两个人,

241

一个就是虎子,虎子说都是王艳玉指使他干的,警察要虎子说王艳玉在哪里,他死也不说真相,只是说她出国去了,说愿意一个人负全部责任。虎子被判了终身监禁,而唐富松也因此赔掉了所有家当,他只有卖掉了球馆和歌舞厅还了所有银行贷款,带着儿子回到香港去了。现在唐富松的事业没有了,好在叔叔与人合伙在香港办了家旅馆,唐富松就在那里替叔叔打理着。想不到他唐富松会裁在这样一个小妞手里!他真恨自己瞎了眼,看错了王艳玉。一年来让他唐富松受到如此大的打击,而王艳玉面都不露,连儿子都忍心丢下,他不得不承认“最毒妇人心”,竟然为了金钱连半岁多的亲生儿都可以不要。这难道不是蛇蝎心肠吗?可是唐富松有时怎么想也想不通,那个单纯可爱的王艳玉会是这样一个狠毒的女人。

今晚王艳玉打电话所说的话他是不可能相信的,他不能再次受她的骗了。他想了又想,退一万步说王艳玉若真是她所说的那样,为什么这一年了就不能逃出来吗?就不能给他打个电话吗?现在交通和电信都这样发达,她在一年之内竟然连个电话都不打,情况有这样糟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利欲冲昏了头脑,才做出这样狠毒的事出来。可是想起以前的王艳玉,如果真的做那样歹毒的事也难以置信。他做梦都不会想到王艳玉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呢!这个疑团不解开他也觉得不甘心,他一直就想见到王艳玉亲口问她为什么要把他害成这样?唐富松来到儿子房间,看着已经熟睡的儿子,这孩子一岁半了,一直呀呀学语,叫自己的老婆为妈咪,因为唐富松骗老婆说这孩子是从孤儿院领来的,老婆就相信了,而且对这孩子很好的。这孩子名字叫唐玉旋,是他和王艳玉一块商量起的名,取了王艳玉的后一个字,因为是在轻旋歌舞厅有了他的,便取了个旋,想起以前三个人在一起是多么的幸福,唐富松就不觉在心里对玉旋说:“你知道吗?孩子,你有个心如蛇蝎的妈咪!”儿子长得象王艳玉,是个小美男子,所以一看到儿子,他就想起那个狠毒的母亲,总是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

242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命运之线>第四章3

下篇文章:<命运之线>第四章5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