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六章)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连载>>>做个纯粹的好女子>>>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六章)
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六章)
发表日期:2006/4/22 13:53:00 出处:<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作者:hui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903

 


在学校,我很少与男生打交道,我一般都与那几个相好的女生在一起,只认识成绩很好或平时很活跃的几个男生,后排的那些年龄大、身材高大的男生我都不了解,我总觉得那些高大的男生跟我们在一起上课很委曲的,虽然他们自己不以为然,就说有一次上音乐课吧,音老师教我们唱《草儿青青》这首儿歌,教完老师请一个大组的同学唱,我和其他不用点唱的同学一样转过头去看正在唱歌的同学,这一看可把我给乐坏了,一个上唇长着胡须、坐在后排、看起来有二十岁了的男生在那一本正经地唱:“草儿青青,草儿青青,青山多美丽哟……”那样子太让我忍俊不禁不住笑了,我只好使劲地压抑着自己想发笑的冲动。

因为个子小,我坐了“一辈子”的前排,有老师突然大声呵斥后面搞小动作或开小差的学生,我都吓得几乎要哭了,然后受惊的脸往往也被老师的唾沫喷洗。由于分班,我与娟同学全作了第一首诗,记得那是个“七言绝句”:红绿茸离熟地,相思豆里说相思,藕丝缠绵。那时,几个玩得很好的同学大都转学了,我曾一度孤独难受极了,我不是个滥交朋友的人,好在还有丽同学。丽同学和我的相识也是事出有因,记得那一期有几个新转来的同学,其中有两个女同学,一个就是丽同学,另一个是学校领导的女儿,我的性格是从不主动去认识别人的。一天中午吃过中饭从家里赶到学校,因为时间还早,我就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平息着心情,突然我发现在教室门口的走廊上,那两个同学在议论着什么,还用手对着我指指点点,我一看马上就滋生出一种对她们的讨厌感,我瞪了她们一眼,她们便赶紧转过头去,不敢看我了。后来,丽同学几次特意走过来坐在我一边跟我说话,我都对她不理不睬的,我不能原谅她们那次在背后议论我的那个行为。而且对学校领导的女儿我也没好感,觉得她一双眼睛饱含势利和俗气。终于,丽同学和我成了好朋友,为此,我后来还写了一个中短篇《姚窕无恋》。我慢慢了解到她父母都在长沙,自己一个人在家读书,只能读寄宿。丽长得很漂亮,发育得比同龄人要早,穿着也比我们一般学生好得多,所以,经常会遭到街上的街痞们的欺负。班上有个男生和他的父母对她很好,经常关心她,久而久之,老师便起了疑心,以为她在早恋,便给她父母写了封信,后来丽的父母就让她去了长沙。最后一个好朋友走了,我便觉得很是伤感,每天看的课外书也都是琼瑶的伤感小说或席慕蓉的诗集,还有有一些李清照、李商隐的诗。

在二中读书时,我和娟同学每周都会去镇上的一个“东海书屋”去租书看,看了许多三毛、岑凯伦、琼瑶的书。娟同学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孩,她永远不必要去担心什么衣食住行,一切都有她父母给她安排妥当,所以生活也很单纯,学习也很努力,我们下午通常会去学校附近的江边看书做习题。吃饭的时候,我们合伙吃菜,当时的伙食是两毛一个小菜,三毛一个豆腐,六毛一个甲菜,我和娟同学总是一人打一个三两饭,两人打一个菜,我们的菜是一天一个甲菜两个豆腐,全天每人是一餐小菜的钱,但我们每天都在吃豆腐和甲菜,因为我们对菜的数量要求不多,于是对菜的质量便有了更高的要求。由于跟我睡一张床的艳同学的舅舅是学校教师、舅妈是食堂的工人,打菜的时候,我们常去她舅妈的窗口打,于是菜量自然就比一般的同学要多那么一点。我和娟同学因为吃得都不算多,所以有条件吃质量“上乘”的伙食。有一次,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件不愉快的事,这是我们相识近五年来第一次红脸。那是周六的下午,由于周末学生澡堂没有热水,我们便提着桶去街上石江税务所洗澡。我们总是跨出校门口,走马路下面的一条石板小路,再登上大桥,走上大桥时,我看到娟同学穿着一双我不熟悉的凉鞋,我就问她穿了谁的鞋,她说是一个同学的,我说这双鞋式样很特别的,颜色也好看。娟同学马上就反驳我,说我不应该对别人的东西评论什么,我说:“这有什么呀,如果你以后去商店买东西,不是也要看式样好不好看嘛!不辨别哪里知道呢?”她说:“我以后不去买东西!”这可真让我觉得可笑了:“不可能的,以后参加工作了,你也不去买吗?”娟同学冲动地说:“是的,我就不去买,我让别人去买!我看到羡慕别人东西的人就讨厌!”我真是有口难辩:“我只是欣赏她的鞋子,我又不是羡慕她的鞋子。”“反正都差不多!”我脸都红了:“好了,好了,不说了!”后来,我们仍然和以前一样,但这个争论在我心里一直无法磨灭。(当然,现在的娟已经完全变了,她尝透了人生冷暖和酸甜苦辣。她也忘记了在学生时期曾经与我的那次不愉快的争论。)

和读初中一样,我还是学习不努力,高数和物理仍然是我最怕的课程,自习课的时候我断断续续写了一个中篇《并不是一无所获》,还间或地写了一些朦胧诗和摘抄了一些我喜欢的诗或古诗词,我有一本专门的诗歌笔记本,这本笔记本可是一份不一般的精神食粮,我总是藏在课桌的书层里间,可每次我周末回家返回学校时,我的课桌总是被翻得一塌糊涂,很多同学都知道我喜欢写作,都想到我这里发现点什么好东西。我也常常因为别人翻了我的课桌而生气、烦闷。后来,我那个诗集被辗转到别的班上,最终丢失了,我当时好气愤,我的心血全白费了。为此,还跟几个同学闹翻了。

我的同桌华是个比我高大得多的女孩子,她性格内向、沉默寡言,但我跟她却成了最要好的朋友。她在我面前总是谦虚地说自己是个牛高马大的男人婆,没有柔柔弱弱的女性特点,其实不然,她只是人长得高了一些,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显得我特别矮小、她特别高大。每次我们一起外出的时候,我们总是一边漫着步一边谈着话,从马路上经过石江毛巾厂走向街上,华同学老喜欢说她是我的保镖,没谁敢欺负我,如果有谁欺负我她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保护我,她原来总说我说话声音像蚊子,后来她自己也受到我的感染,说话也很轻很温柔了。下课的时候,华同学会跟我坐在座位上安静地谈谈心,有时也帮我修指甲,将我的十个指甲修得尖尖的,她经常说非常羡慕我的一双秀手,而她的手由于做了很多农活,变得又大又粗糙。最让我感动至今的是,由于华同学是八O四的子弟,每天清早都有车送来学校,她们每天早上都在单位吃稀饭馒头或馍馍,来到学校时总会带着水果,对于那时的我来说,饭后吃水果可真是奢侈的享受呀!但有了同桌华,我也过上了这种奢侈的生活,我们寄宿生早上先是起床做早操,然后晨读,晨读后就是吃早餐,每当我吃去早餐时,华同学就来了,她总是在我吃完早餐来了后从课桌里给我掏出一支剥开了的香蕉或一个削了皮的苹果或梨,咀嚼着幸福的感觉不知让我滋生多少感动!

有个下雪天,我们俩趴在教室的窗口,看着教室外面纷纷扬扬的飘雪,觉得特别美,华说:“慧,吟首诗吧!”我说好呀,然后就煞有介事地想了想,摇头晃脑地吟起来,由于诗本丢失了,我失去了初稿,只记得最后一两句好象是“洁白飘飞的雪花,带给山沟孤独的山茶”什么的,华便高兴地拍着手笑起来:“太好了!太好了!”华笑起来很好看,虽然她人长得高大,可脸蛋却不大,而且还有两个小酒窝,就是眼睛小了点,刘海总是短短的、自然卷曲的。每次我们面对面,各自把一只手撑在课桌上谈话时,华就会把她所看到的信息及时反馈给我:看,那边有个男生在跟你行注目礼!然后我反过头一看,向那人一瞪眼,便又与华肆无忌惮地谈起话来。每一次我提起华的父母时,华就会预先说:“我跟我爸爸不说话的!”几次之后,我就问为什么对爸爸这么大的成见,然后华就跟我说她跟她爸没父女感情。华的父亲是个非常封建的重男轻女的男人,他在八O四开车,八O四是属国家航天工业部的,平时不常回家。华出生的那天,华的爸爸开着车回来了,刚到西中乡的街头,就有院子的人看到了,赶紧跟他报喜说他有了个千金,华的爸爸一听到老婆生了个女儿,连屋都不进,马上掉头回单位去了。

华出生以后,她爸爸也极少回来看她,极少抱她,慢慢地,华长大了,爸爸对她也是爱理不理的,而在华的心目中,爸爸只是个名称,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而已。后来华的妈妈又生下了华的妹妹,于是,华的爸爸就开始在家里跟华妈妈闹离婚,华妈妈当然是不愿意离婚了,不久,华妈妈又怀孕了,说这次的感觉不一样,一定会生个儿子的,华爸爸说如果再生个女儿就只能离婚了。好在华妈妈的肚子争气,真的生下了个儿子,挽救了这个即将分裂的家庭。后来,华妈妈便带着华的妹妹弟弟住到单位去了。华一个人留在家乡上初中,那时,她一直帮着年迈的奶奶干农活,初中毕业后才到她爸爸的单位和父母弟妹住在一起,华觉得这是个陌生的环境,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是那样陌生,好象自己是不属于这个家的,跟这个家庭格格不入,华时常觉得自己如一个寄养的女孩。因为爸爸对华的态度,使华从幼时起就和爸爸之间产生了一种隔阂,就是华读高中了,父女之间也难得搭上一句话。华和家里人的感情谈不上深厚,但华其实不是个不懂感情的人,她只是有一点点自卑,性格有些孤僻,跟陌生人在一起沉默寡言,跟她的朋友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比较开朗的,华身材高挑,留一头长长的黑发,差不多齐了臀部,走路时一甩一甩的很是好看。

华带我去过她家一次,她的父母对人不是很热情,是很平淡的那种,我们在八O四里面散步,走在山间的水泥路面上,华一路给我介绍那里的事物,我们过一条长长的遂道时,华问我怕不怕,我说那头的遂道口不是有光吗,就在前面应该不怕吧,华搂着我说其实有很长的。遂道地面是水泥路面,两侧是由大石块砌成的,走到遂道的中间,四周乌七八黑,只看到身后和前方的两个遂道口的那点亮光,我突然想起某个侦破片里的坏人常常会隐蔽在这种漆黑的恐怖场所中间,不禁有点惧怕,我们的脚步声在遂道中回响着,华大声地和我说着话,紧紧地搂着我,慢慢地,前方遂道口的光线越来越亮,我紧张的心也渐渐平复。

我和娟约好了,两个人轮换着回去拿米拿钱,比喻这周我回去,她则留校,她回去时,我便留校。我留校的时候,便是和跟我睡一张床的艳同学在一起,还有高沙的蒋同学,蒋同学说的高沙话我总是觉得很悦耳的。那时干劲大,我记得放寒假的时候我们还骑自行车到过蒋同学的家中,我还一个人去她家捉过一只小狗崽。

我们在一起都相互关心,我们中间哪个有月事的时候,几个人都会监督着不让她喝凉水,很令人感动的。因为我力气小,每次去澡堂提水,她们都要帮我提,艳同学年龄不是最小的,但她特单纯,说话和做事就象个小孩子,我们有时便去学校操场那边的柑桔林去遛遛,有时会在那里看到一两对早恋的学生在那儿约会,我们除了嗤之以鼻就是避而远之。那时,我们的嘴特别馋,消化功能也特强,有个挪溪的女同学,长得那可真是牛高马大,身材完全是个成熟的女人了,她老是喊我们去校门前的那个小卖部买零食吃,有时没钱买我们就用餐票兑。不过我们最常去的是第三食堂,饿了的时候,我们就去第三食堂用餐票买米粉吃,米粉不是很卫生,看着那鼎里翻滚的浑浊的骨头汤,我们吃得都直想吐。不知是我们当时正值年少食欲旺盛还是学校的饭量规格太小,我们往往在食堂打个三两的饭就只有家里一小饭碗那么多,吃得总有点不尽人意。因为当时家里不宽裕,我每次回家都只拿十块钱的生活费,从竹市的家到石江的学校也只要五毛钱车费。

有的星期天,若我不回竹市,我就会到已经在磁厂上班的凤同学那里去玩,去她那里噌饭吃,她厂里的伙食比学校的学生伙食可好多了。有时还会享受一次饭馆的美餐,那是凤同学厂里的同事请客,那时我就会毫不客气地饱餐一顿。有的假日,我便和凤一起去她们厂上班,她在彩绘车间,上班的时候我坐在一边,看着与凤一样的清一些的女工在流水线上搬碗,放在各自的工作台上,她们穿着工作服,围着长围衣,一只手抡着碗,一只手拿着毛笔或花印就着颜料,在碗的外部圈呀、印呀,动作那个快,真让我咂舌。下班后,我们一起去厂里的大澡堂洗澡,厂里的澡堂比学校的条件要好,热水又热又多,而学校的澡堂没有淋浴,我们只能用铁桶。凤厂里的女工们都是一丝不挂地在澡堂里窜来窜去,洗完澡后要光着身子把换下的衣服洗好后才穿衣服,因为澡堂的喷头很高,水也很大,洗衣服时身上溅满喷头里喷下来的水,我总是很害羞,匆忙洗完澡穿好衣服后就在外面等着凤,然后去食堂吃饭。一旦周末她们厂里发电影票看电影,凤是必不会少了我的,她会提早通知我,让我享受那个难得的特殊待遇。

凤同学比我稍大些,因为她上班了,所以谈恋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有次她告诉我,有人给她介绍了个男孩,在冷水江工作的,我知道凤的姐夫是冷水江的,她姐姐结婚后一直住在冷水江,说不定是她姐姐那边的人介绍的,凤告诉我那个男孩对她很好的,去他家里,因为凤不吃鸡皮,那男孩夹了只鸡腿,先把鸡皮咬了,然后才放进凤碗里让凤吃,凤说这话时满脸的幸福。

有个周末,我又去了凤的宿舍,门打开后,我看到一个男孩正在凤房子里,凤的小方桌上摆着一个黄色军用包,我第一次见到凤的男朋友,看起来比我们年龄要大几岁,凤拿出她男朋友拿来的花生请我吃,后来,我假装要回校做功课,便走了。过了不久,听凤说,他们分手了,我问为什么,她说那男孩的舅舅好象是做什么官的,听说他找了个瓷厂的女工就反对,然后给他介绍了黄桥医院的一个女医生,又把他调回洞口黄桥工作。凤就这样被甩了,她又痛苦又气愤。过了几天,凤休假回到黄桥,凤的舅舅就在黄桥排上村的,排上村就靠近黄桥镇上,那晚,凤与表哥及同学一道去黄桥电影院看电影,刚巧在黄桥上班的凤的前男友带着新任女友也在看电影,而且就坐在凤的前排,凤不愿看电影了,她想出去,表哥和同学说,又不是凤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躲避他们,如果看着不顺眼可以叫他们出去,于是激凤,要凤去打他,问凤敢不敢,凤想起自己受的委屈,便说敢,于是,表哥他们就把那男孩叫到一边,凤就给了他一个耳光,骂了声“无耻!”便冲出了电影院。后来凤告诉我,她就这样结束了她的初恋。

同样,丽同学也开始找男朋友了,有一个周日,我正在教室看书,丽同学从长沙回来,她到我的教室来找我了,穿着很是时髦,她要我陪她去看对象,我与丽乘车来到石江可峰村,走到一个离马路都很远的一个小院落丽的姨父家,丽因为才十八九岁,也不懂什么,只是依父母之意来履行任务,我没有看到那个男孩,据丽说那男的是个志愿兵,这次回家探亲,两人见了一面之后,可能都不能如愿,丽第二天就回长沙去了,听丽说后来也没有进一步交往。

当我结束了我的学生生活时,母亲就给我报名去镇上一家著名的时装店学缝纫。在此期间,有好些人给我介绍对象,我发出话了,不找农村的,要找县城的。于是,就有人介绍了几个县城的男孩,我总是对那些男孩见面死,有的人虽然长得还行,人很是聪明灵活,但文化水平却不尽人意;有的在不起眼的厂里上班,但人本身条件就达不到我想要的标准。不管男孩家里条件怎么好,我总是觉得不能如愿,可能是看琼瑶小说看得太多的缘故,总觉得那些男孩与自己心目中那种定格的形象相差太远,又觉得自己年龄也不大,不用着急,总会遇上达到我要求的吧,于是,也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按母亲的意思学技艺,自己却在应付,得过且过地学着缝纫,一直也没有培养出对缝纫的兴趣。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五章)

下篇文章: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七章)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