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五章)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连载>>>做个纯粹的好女子>>>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五章)
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五章)
发表日期:2006/4/22 13:50:00 出处:<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作者:hui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750

 


 

读书时,除了对语文有兴趣,后来对英语也有了些兴趣了。第一期刚开设英语课时,我们几个女生在讲台下面开小差,老师每读一个单词就要偷偷地笑,不说读音与汉语的不同可以令我们发笑,就是老师的一个不经意的比喻,也足可以让我们整节课都把那种莫名的乐闷在肚子里,有时憋不住了便把头埋在课桌下笑,或捂着嘴跟同桌相视而笑,要是被老师发现了,看到老师对着我们瞪眼,便吓得赶紧强忍住笑,坐正身子,下课了,便大乐起来,拿着英语老师的话笑个没完,当老师只是说不要把飞机的单词说成了苹果,是坐飞机而不是坐苹果,我联想丰富,老是跟同学说:“想想,坐苹果呢,坐在苹果上是什么感觉?”大家于是就大笑起来,还说哪次要试试坐苹果,于是英语学得一塌糊涂,其中考试英语时,我和涓同学是倒数二和一,我才得了十八分,羞得直想拿个面具把脸给遮了,后来加了一点点油,才把成绩给赶上来了。但对英语还是没多大兴趣,英语老师看着我就没好脸色。那时我在学校订了《少年作文辅导》,有一天上英语课前,班主任把新来的书给了我,还没来得及看上课钟便响了,英语老师总是提早赶到教室门口等着的,我拿出英语书放在桌上,起立坐定以后便在课桌盒子里翻开了新杂志偷偷地看起来,因为我坐在前排,英语老师很快就发现我了,走下讲台一把把我的书缴了上去,什么话都不说,只是瞪了我一眼,我当时只是脸红了一阵便没事了。下课了,眼睁睁地看着英语老师把我的作文书送进了班主任房间,英语老师刚跨出教室后门,班主任就将作文书还给了我,也是一句话都没说。班主任之所以对我开恩,没批评我,可能是因为我的作文每次都能及格吧,我想,因为班主任对作文要求特严格,一般的同学作文都是不及格的,打几分的和打一二十分的占大多数,能打个四五十分已经算不错了,我呢,能打个六十多分就觉得很神气了,因为有时根本就没人能上七十分的,这个分数给得同学们牙根痒痒,眼珠都斜到眼角去了,哪一周的作文如果班主任不把我的作文列入几篇好文章当范文念,我嘴就会翘起来,一脸的不高兴。

后来,我们换了个英语老师,不知为什么,因为开学的英语考试的考得还不差,那个英语老师便让我做了英语组长,从此我的英语成绩也不再是见不得人的分数了。碰上很多人欠英语家庭作业时,英语老师就会拿出我的家庭作业本一页页地翻给同学们看,让我虽然脸红红的但却心里感到很骄傲的。

而数学呢,却总是起起伏伏,令人气馁,曾有一段时间数学考试时成绩还可以,数学老师便对我很好的,每次午休时,我们几个同学手挽着手从教室走到外面去时,数学老师见了都会独独问我:“刘慧,吃了中饭没,又出去玩啊?”我便应一句,觉得很自然的。大约过了两个学期以后,我的数学又陷入低谷,我们几个同学一起走着时,他便不再问我了,只望一眼就别过脸去了。我心里想:势利眼!尽管这样,也没激起我学习上的什么荣辱感。

星期天,我和涓同学最喜欢去竹市街那端的柳山去看书,那里景色好,就在平溪江边,柳山里草皮很厚,还有野草莓,也有竹子和一些杂树,江边一排柳树,我们时而在林间散步,时而坐下来看看书,做做笔记,那时看书开始做点笔记了,看完书后我们又一起去涓同学的家里,涓同学家住在竹市税务所里,她爸爸在那当所长,是涓同学读初一时才从部队转业回来的,对我老是一口一个小鬼,涓同学的妈妈在供销社上班,是个非常温柔而热情的女人,总是要留我吃了饭再走,我呢往往是好意难却地吃了饭,然后又让涓同学陪着我一起回家,我们总是在两家之间串来串去的。涓同学成绩好,学习也努力,很早就戴上了近视眼镜,她常跟我说起她们一家在福建时和那里的朋友的故事,没事的时候,我会和涓同学一起去平溪江边上的沙滩上去玩,捡一些形状怪异的石子,她有时也陪我一起劳动,一起去吊井边洗白菜,她对做家务不太懂,拿着一片雪白的白菜叶也要仔细地举到眼前观察好久,看有没有小虫子和泥沙,心里纯洁得有点不谙世事。涓同学不喜欢音乐,我也受了她的影响,那几年一直也没学到几首歌,就是发疯般地看书。可班主任有趣,偏偏让涓同学做了文娱委员,每次上课要领头唱歌时,她总是领唱同一首歌《国歌》,而且不用唱,就象朗读一样说:“起来,预备唱!”于是同学们就唱:“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民……”

我们有时会被邀请去别的同学家里玩,有一次一个女同学说她们家屋后有一棵好大的樟树,樟树上有一窝大大的鸟,每天都有刚长满羽毛正在学飞却还没学会飞的鸟崽掉下来,我和涓同学马上就兴奋起来,都要她捡两只来学校,那同学说,不如放学了跟她一起去捡,听说没多远,我们就决定去捡鸟崽。放学了,我们背着书包从学校后门走去,走过大桥向左拐,再走十来分钟就到了,走到那里,果然看树下有鸟崽,可惜已经不活了,于是我们空着手回去了。第二天那个同学捡来了一只活鸟崽,毛绒绒的真可爱,鸟崽睁着一对惊恐的眼睛,可怜极了,我们觉得小鸟一定是饿了,便问那同学鸟崽吃什么,同学说吃虫子,下课了,我们便去学校厕所旁的老师家属菜地里的白菜上去找虫子喂鸟,可是鸟儿不知是害怕还是不会吃,不管我们如何让它吃,它就是不吃,过了两天,小鸟就死去了,我们都很难受,后来就再也没有去捡过鸟崽了。

对于动物来说,一直以来,我最怕的动物就是蛇和狗。小时候住在奶奶家时,从老屋到发生火灾的那个仓库边的晒谷坪有一条五十米长的小路,这条小路左边是奶奶的菜园和果园,右边是邻居家的菜园,菜园的周围用灌木围了,厚厚的灌木丛中长满了不知名的各种荆棘,灌木丛中藏着许多蛇,这些蛇都不是毒蛇,是有四条腿的那种象泥鳅一样的蛇,我们那里叫“山泥鳅”。一到夏天,它们全都复活了,有好几次,我去晒谷坪时,两边的灌木丛中就会同时交错溜出这种蛇来,虽然它们不会咬我,但我还是害怕得大哭起来。在我年龄较大一些的时候,我家在村庄外面有一块菜地,父母在菜地里种了西瓜,放暑假时,我就去守西瓜。守西瓜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我在邻时搭的西瓜棚里的床上做作业或看小说,口干时便去挑选一个小但却最熟的西瓜,左手端着西瓜,右手用力往西瓜上一捶,就把西瓜捶成两半,红红的西瓜汁马上流出来,熟透的西瓜味道非常又香又甜,真是美味极品。可是到了傍晚,我就不想再守西瓜了,因为那时蚊子出来了,这些蚊子总是在我身边“嗡嗡”叫着,狠狠地伸着长长的吸管,鬼头鬼脑地伺机吸我的血,我便在瓜棚边来回走着,在淡淡的月光照射下,我远远地看到西瓜地里有一根长长的棍子,我担心棍子影响西瓜藤的生长,就走过去想把棍子捡开,我走到棍子边,刚想弯下腰去捡,突然棍子动了一下,我惊得脚一抬,原来是条长长的蛇,听到我的脚步响,长蛇马上在西瓜地里游动起来,我吓得飞也似地从西瓜地跳出去,连西瓜地边平时跳不过去的小溪也轻易地跨过去了,跑到离我家西瓜地不远的邻居家的西瓜棚里,和那家守西瓜的小伙伴在一起后,心里才安宁下来。

除了蛇,狗是我最害怕的动物了,在一般人的眼里,狗都是忠诚、善良、温顺的动物,可是我就不以为然,每年油菜花开的时候,我家前的田野中就会不时有从别的地方穿过国道跑过来的疯狗,那时,经常听人喊,有疯狗跑来了,大家快关门!吓得我们紧紧地关了门,站在屋里的窗口前紧张地向外看,据说疯狗的尾巴是达拉下来的,垂在狗的两条后腿之间,而正常的狗的尾巴是翘着的,见了熟人就会摇晃。那时养狗的人家不多,我也很少跟狗接触,潜意识里总认为狗是可怕的动物。一次,母亲让我去爷爷的老家去办一件什么事情,当时奶奶全家还没住在县城,住在老家。去爷爷的老家得经过竹市园艺场,然后再过两座山才能到,我的一个女同学家在竹市园艺场,我便跟她约好一起走。那天我因为是放学了从学校直接去的,所以没有骑自行车,再说老家那里过了园艺场就不通马路了,只能走路的。和同学一路走到园艺场后,那个同学邀我去她家拿个东西,我便跟她一起去了,穿过柑桔林来到园艺场的家属宿舍,同学带我上了二楼,一进走廊,我就发现一条大母狗,我害怕起来,不敢往前走了,同学说,走吧,没关系的,它不咬人的,我将信将疑,提心吊胆地跟在同学背后,刚进了同学家的房间,那条大母狗扑过来就将我的前小腿咬了一口,我当时只穿着一条裤子,裤子被咬破了,血马上流出来了,我吓得流出泪来,同学也有点不知所措了,她不时地说:这条死狗,明明不咬人的,今天怎么咬人了!而我却恐慌得只想赶紧离开这里,同学的父母都不在家,她只好给我点纸擦了一下血,我便逃也似的向老家奔去,走在寂静的山边小路上,我有点后怕也有点委屈,后来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同学的家里了。到了老家,爷爷赶紧带我去院子里的赤脚医生那里消了毒,上了点纱布,当时也没有打什么狂犬疫苗,直到现在,这个被狗咬的伤口还在,让我对狗敬而远之,永远怀着一种不可言状的恐惧。

我去过爷爷的老家几次,老家住着一对老人,是爷爷的伯父伯母,我们叫他们公公婆婆,他们都很老了,没有孩子,两个老人相依为命,和爷爷一起住在祖屋里,我们春节过后去爷爷家拜年时,老公公老婆婆就会拿出收藏的红薯,放在灶膛里烤熟了给我们吃,因为我们那里很少做红薯的,所以觉得特甜特好吃。老家这里的泥巴全是又滑又粘的黄泥巴,这里是个名符其实的山村,但老家的院落中间有一架好大好大的秋千,每年正月,这里的年轻人都会去荡秋千,我曾经被小姑姑抱上去荡过一次,当时人小,秋千那么高,感到很害怕的。尤其看到大人们脚踩在踏板上,两手紧握铁链,被其他人高高地抛起荡来荡去时,我就觉得特别可怕,但他们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感觉,都快乐极了。等我渐渐长大一些的时候,三个姑姑都出嫁了,爷爷家就搬到县城里去了,我便再也没有去那里荡过那个又高又大的秋千了,而老家,在我的记忆中总是模模糊糊的。

接着,父母又有了一个新的计划,他们要翻修房子了,他们打算盖一个两层楼的红夸房,当时我们院子里还没有一座两层楼的红砖房,有一座屋是两层的,但是老木屋,而且整个房子的高度只是比一般平房高了一点点。父母要翻修房子的主要原因是家里有五口人,而且我也长大了,房间太小了,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这里经常涨大水,泥砖房子经大水浸过便不牢固了。为了翻修房子,父母更加节省了,因为我们三姐弟都要上学,要省下钱盖房子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母亲又开始从河边沙滩上担沙子和卵石了。父亲每天从学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干活,晚上再去学校备课阅卷。家里喂的猪也是一头接着一头,永远不会有空着的栏舍,我的家务活也就更多了,每天早上,我要割一篮猪草,并将猪草洗了才可以去上学。每天早上我在小溪里洗猪草时,我的同班同学就经过小溪去上学了,我回到家里三扒两咽匆忙吃了饭,一路小跑着向学校走去。

干家务并不是我最难受的事,我最难受的是下雨天上学,我最恨雨了,尽管有许多文人墨客对雨赞美得无以论比、情意绵绵。而我后来也写过关于雨的诗,但对于雨,我却总怀着一种幽幽的恨。尤其是春季时,阵雨和细雨间间歇歇地灌溉着人间,有时一连就是十多天,往往晴了两天又开始一下十多天,我的上学路上便是一层黑黑的泥浆,有些孩子们便在这泥泞的路上故意滑行,有的从容地打着一把把伞水淋淋、泥巴巴地走进各自的教室。如果贫穷并不是一种错误的话,我便大可不必心存顾虑,能坦然面对了,这种坦然,我只有现在回忆起来才有,而在我读书时,我常常是自卑不已。

我希望天能长久地晴朗,只要天一哭泣,我便深锁了愁眉,且不说地上的泥泞对鞋子的挑剔,就说遮头之物——伞,就足以让我苦恼不已了。那时,我家有两把伞,都是木把儿青布伞,我家的两把青布伞一把是半新的,一把旧得泛白的。下雨时,半新的那把伞便由妹妹弟弟相遮着打去了,旧的由父亲拿去了。我呢,宁愿挨淋也不打那破青布伞,我太想象我的同学们一样拥有一把或新或旧的花绸布伞了。久而久之,我成了一个不用伞的学生,因为弟妹小要伞,父亲调到一个比较远的学校必须用伞,不用伞的就只能是我了。每当下着毛毛细雨时,我便像个诗人似的,在细雨中领略那份浪漫,慢踩着沉思的步子,细揣着唐诗与宋词,回味着近来欣赏过的某个长中短篇,或想象着几年以后我将在何处做何事,抑或构思一个新的故事的某个细致情节……当细雨不再象牛毛、象针尖、不沾衣时,便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在我的发上、我的削瘦的双肩、我的红朴朴的脸上。那时,我的步子便没了韵味,我象在和谁竞走一样长跨着步伐,我一边走一边祈求雨小一点再小一点,我想象着路人会怎样惊讶一个女学生不晓得打伞要淋着雨匆匆行走;我将一摞书紧紧地抱在怀里,因为纸是最易打湿的东西。我时而捋捋头发,让它尽量不显出湿的感觉。教室外的走廊上那一层层打开的伞,五颜六色象蘑菇似的开在那里,可却没有一角是属于我的,好在从家到学校才需十来分钟,担心、烦恼的感觉一晃就过去了。

天公大怒下大雨时,也就是我满心怀恨之时,豆大的雨点敲打着我的脑袋,我像过街老鼠似的在小路上猛窜,在雨点中间追寻着雨的间隙,躲避树枝树叶上的大雨滴,防备它们也落井下石,偷袭我紧张的脖胫,若是有座房子就在路边,我会如勇甩劲敌般将身体箭一样射入房子走廊这难得的避难所。我心里想,若是主人或过路人问,我便要装扮成一个粗心的女孩子忘记带伞时的从容模样,来到教室我会说:天啦,真想不到这样“幸运”,碰上这么一场及时雨,将我的衣服也洗了。以此来掩饰狼狈和羞愧,好在躲躲避避冲冲刺刺总算没变成落汤鸡,便一边捋着头发一边读着书,平息着紧张、难堪与恼恨,这样的日子我总是对诗没有半点情趣,我整日里扮演着灰姑娘的角色,下课了也不愿和同学们走出教室欢畅。我象大人思念情人一样思念着晴天,想象着晴天里我的轻快与潇洒。

新屋盖成后,我有了自己的房间,如前面所说,我每晚做完作业以后都会看完一本小说,我不会放过一个可以让我看小说的机会。尽管我躺在床上看书已经成了每晚的必修课,而且一看就是四五个小时,我的视力也没有因此受到什么不良影响,我的视力一直保持在二点零,如果晚上有大月亮,母亲让我在外面看守什么东西时,我还会就着月光看书,那时,看课外书籍充满了我的整个生活。

初夏的星期天,我得清早就起来,去大姨妈那里的园艺场摘茶叶,摘茶叶是我唯一能用体力挣钱的活。那时,一天能摘到五块钱的茶叶就已是很不错了,摘茶叶需要起得特别早,要就着露水儿摘。对于我这个夜猫子来说,起早床真是让我苦不堪言,但母亲的催促又使我不得不从舒服无比的被窝里钻出来。匆匆忙忙洗刷一阵后,我背着母亲特为我买的一只竹篮,冒着浓浓的晨雾,向四五里远的大姨家走去。更多的时候,我是星期六晚上傍晚去大姨家的,那晚在大姨家睡下,第二天清晨便跟着姐姐们一起去摘茶叶,大姨妈家有一个哥哥两个姐姐,还有一个比我小了那么一点的表妹,因为她们家姊妹多,所以表妹比我要幸福,她不用去摘茶叶。

来到茶山里,天就亮了,我把篮子放在一边,大把大把地摘着嫩嫩的茶叶和茶树的芽,茶树的嫩芽比茶叶重量要大些,所以我总是选芽儿,我不敢摘那些老叶子,怕因质量不过关而被称茶叶的人减重量。在园艺场里吃一餐简单的饭后,我又接着摘茶叶,一天下来挣到个三四块钱觉得好高兴哦,老是看着兜里的那几块钱,心里我乐滋滋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心情也是特别舒畅,就想快些到家里向母亲报喜,得到母亲的夸奖。得到夸奖后我会在妹妹和弟弟面前摆出骄傲的面孔。

而弟妹因为年纪还小,能为母亲看看鹅、扫扫地、洗洗碗,不常打架惹母亲心烦就算不错了。说起姊妹之间吵架,那可是有趣极了,几乎每家的兄弟姊妹都吵过架。我们也一样,总是吵,有时弟弟和妹妹为了争个谁先盛饭也要吵闹一番,往往是妹妹抢了饭勺子,弟弟则压着饭鼎盖子。因为妹妹比较听父母的话,父母也老是称赞妹妹能干听话,吃什么东西都要先给老实的她然后才让我们吃,比喻吃猪肉时,父母总会说:“琴不吃肥肉的,先给她夹点精肉,你们又不是不吃肥肉,都要争着吃精肉干什么?”碰上这时候我心里就很不乐意,总说父母偏心,有时便和弟弟联合起来攻击妹妹,如果妹妹和弟弟一吵架,我便会毫无疑问地帮弟弟的忙。然后在父母问罪时便会理直气壮地说因为弟弟小,妹妹欺负弟弟,所以才去帮忙的,妹妹也只能委屈地抹眼泪。那时,我用得最狠的一招就是挠弟弟妹妹的痒痒,总是要把他们挠得哭了才放手。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四章)

下篇文章: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部第六章)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