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做个纯粹的好女子(第一章第一节1)_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 聊天室 I 论坛 I 企业建站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连载>>>做个纯粹的好女子>>>做个纯粹的好女子(第一章第一节1)
做个纯粹的好女子(第一章第一节1)
发表日期:2006/4/28 9:35:00 出处:未知 作者:hui 发布人:passionhui 已被访问 1256
做个纯粹的好女子


第一章

第一节




 




七十年代出生的我,脐带上沾着生产队田地里的泥巴。踩着贫困的尾巴,随着农业学大寨的步伐,张着饥饿的嘴,等候父母从最后的跃进中回来。

对于婴孩时的事情,从父母的记忆中我得知一二。“吃”掉了父亲的大部分藏书,我没有被饥饿带走,我的生命也因父亲的书本得以延续。据父母说,母亲是外公外婆的满女,因为母亲勤劳体贴,外公外婆对她分外疼爱,因为当时农村普遍贫穷,加上当时人们上学开学格外迟,母亲十八岁才初中毕业,毕业不久,就与因写的一笔好字被外公看中的父亲结婚了。

父亲属被政治所害的那一群,父亲家里弟妹多,家庭非常穷困,为了全家人的生活,父亲跨出校门就投入了农业生产,在家里,父亲是长子,也是头号劳动力。奶奶是个命苦的女人,她不愿意呆在贫穷的山村,她嫌爷爷没有出息,就在父亲几岁的时候,奶奶坚决与爷爷离婚(不知那时需不需要离婚),带着父亲改嫁到现在的地方,现在的地方虽然就在街的附近,可是还是比较贫穷,奶奶再婚后又生下三个儿子三个女孩,一大家子的生活过得很是清苦。而命运偏偏跟奶奶过不去,奶奶的丈夫在奶奶生下小姑没多久就死去了,使这个原本就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但奶奶不甘命运的安排,她想过舒适的日子,想安逸地生活,她一直在家带着年幼的小姑,不曾去生产队捞过工分,大叔叔和大姑姑们没上几年学,很早都参与生产队的劳动了,父亲因为爷爷的帮助,一直上到了高中。

和奶奶离婚后,爷爷也与本村的一个女人结婚了,也生下了三个姑姑和一个叔叔。我对爷爷的事情不是很清楚,只听说后来他就变成了南下干部,后来进了当时的洞口县革命委员会,因为爷爷在县里工作,父亲才有幸在洞口一中上初中上高中。父亲家里穷,有时便只能穿着爷爷的衣服。父亲说他初中毕业时他的成绩在班里是拔尖的,当时便想报考中专,可是父亲的班主任一直看好父亲,百般劝说父亲不要放弃大好前程,说中专毕业分配后每月工资才二十几块,而考上大学就大不一样了,说父亲将来考大学是绝对没问题的,而且说父亲有个当干部的老子,不愁老子不送儿子读高中。于是父亲就接受了班主任的建议,上了高中,就在父亲高中毕业那年,国家取消了高考,父亲和其他学子一样回到生产队大搞农业。因为父亲是拖油瓶,这里的人都很是排斥他,不管有什么出头的机会都绝不让给他,奶奶因为自己命运悲惨,见爷爷在县里当上干部,与老婆孩子过得比她好,便对爷爷痛恨不已,因此也把这种恨转到父亲身上。父亲与母亲结婚后,奶奶家里又添了人口,每次吃饭的时候,母亲因为是新媳妇怕羞,总是用勺子在饭锅里轻轻地舀那么一小勺放在碗里吃,因为家里人口多,叔叔和姑姑的速度快,母亲往往没有再舀饭的机会,于是父亲总是首先给母亲舀上一碗饭。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奶奶就把他们分出来让他们单过,不但没有给父母分什么粮食,而且还规定每年父母必须得给她上交两千分工分,听母亲说,父母当时一年大概能挣四千分工分,年终生产队结算后,人们再按工分去生产队分粮食。

 

   

      

母亲因为生下我不能下地干活,挣的工分少了,分的粮食少了,生活也变得更加困难。据母亲说,她坐月子时,外婆家拿来了一些鸡蛋,母亲每天煮两个鸡蛋,奶奶说小姑必须得吃一个,所以母亲自己就只能吃一个。初为人父初为人母的父母虽然日子过得清苦,但却对我非常疼爱,慢慢地,我终于长大了一些,因为母亲营养不良,奶水有限,母亲经常要用米给我磨米粉吃。因此父母为了维持生活,商议着卖父亲的书,卖一次书就给我买些米磨米粉,后来书卖得差不多了,母亲没办法,只能向奶奶借米,奶奶自然是不愿意借的,有时当着别人假装要母亲去借米,当母亲真的去借时,她就故意躲开了。院子里的大婶们都可怜父母,总是要母亲去她们家借米,就这样,由于经常要借粮食,母亲觉得很不好意思,往往是借了东家借西家。母亲是个爱清洁的女人,她总是把我穿得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院子里的大婶和大姐们都喜欢抱我,给母亲腾出了不少做事的时间。父母给我取了个小名叫“霞妹子”,一直到今天,父亲都还叫着我的小名,听母亲说,我小时候特爱哭。

渐渐地我能走路了,在院落里大哥哥大姐姐们的带看下,母亲又去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了。后来大姑姑也出嫁了,二叔叔也结婚了,还生下了一个儿子,三叔外出搞副业了(那时不叫打工)。在我的记忆中,奶奶没有带过我,我记得奶奶家的周围栽满了桃子树、李子树、柚子树和柿子树,姑姑上学去了,她就上街去卖水果,我很少能吃到奶奶的水果,因为奶奶生活艰苦,水果大多是拿到街上去卖的,极少分给家里人吃。记得有一次,奶奶从卖剩的篮子里拿出两个柚子,一个大一个小,让我和二叔的儿子一人选一个,我由于年龄大些,抢着要选个大的,奶奶瞪了我眼,把大柚子抢回来给了堂弟,虽然没有得到大柚子,可得到一个小柚子我还是非常高兴的。更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一次,奶奶杀了一只鹅,给我和堂弟一人一只大鹅腿,那香喷喷、油腻腻的味道让我怀念了好久好久。有时候,我也会到奶奶的果树下,期待捡到一颗因发育不良或因麻雀啄坏而掉下来的桃或李子,便可以美美地品尝品尝了。


生下了第二个孩子,是个儿子,可是才带养了几个月就生病了,在医院治疗的时候,我去看时,只见他两只小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很痛苦的样子,但是终究没医好死去了,母亲哭得天昏地暗,伤心不已。后来由二叔和父亲用木块做了个小盒子,把他掩埋在平溪江沙洲边的草滩里。

母亲是个持家的好手,她省吃俭用,每年都要省下一部份粮食喂一头壮猪,到年底时杀了,留下几块肉,其它的全卖了,留下的几块肉,母亲总是要与奶奶平分,母亲非常怕奶奶,她从不敢违抗奶奶,奶奶想要什么,想要多少她就得老老实实地给。而二叔和二婶就不会听从奶奶的安排,因此,由于奶奶在子女面前的争强好胜,家里就经常吵吵闹闹,奶奶的好几次打闹让我终生都难忘。

我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住在奶奶家里,奶奶家是四扇三间带耳房的木屋,每间房都很小,我们住在西厢房,西厢房大约四十平米,中间用竹席子隔断了,二叔家住在西厢房的前端,我家就住在后端。我家和二叔家在堂屋里一侧砌了两个灶台,充当厨房。一年腊月,我家杀了一头猪,卖了五分之四,剩下的五分之一和奶奶平分了,挂在灶台上一根长木棒上熏烤着,这根木棒很长,与二叔家共用,我家挂了一小篮红干椒,二叔家却挂满了猪肉,因为二叔给奶奶的猪肉比自己挂的要少得多,奶奶气不过,又向二叔要,二叔不愿意。二叔是个面孔比较严肃的人,在我的记忆里,他很少有过笑容,对人总是铁青着脸。但他很听老婆的话,对老婆毕恭毕敬的。二叔和奶奶先是吵起来,吵着吵着,奶奶便拿来一把菜刀,爬到灶台上去割挂着的腊肉,一刀下去,把整个木棒上的绳索割断了,木棒掉下来,我家的一篮干椒撒满了一地,二叔家的腊肉全掉在灶台上和地上,奶奶又从木棒上割挂着的腊肉,二叔使劲地阻挡着不让奶奶去割,一推一挡便扭打起来,奶奶因为手上有菜刀,就挥舞着菜刀去砍二叔,父亲见状,赶紧从后面抱住了奶奶,想把奶奶撕扯开,奶奶又一边骂一边猛地挥刀向后面的父亲砍去,把在一边站着的我吓得瑟瑟发抖,二叔乘机挣开了,跑着藏到堂屋角落一堆捆立着的晒谷席里面去了,因为我当时太小,过多的细节已记不清了,只觉得好可怕好狂乱的一场打斗,充满着血腥味,让人恐惧,让人后怕。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品位女人(转载)

下篇文章:O六年的桃花遭遇雪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激情文学网,是广大文学爱好者的休憩一角,这里有一个舞弄文字的小女子的心情和希望!欢迎广大文友一起交流!(QQ:469950645)

激情文学网·平溪慧子(jiqingwenxue)(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 469950645 联系人:刘慧·平溪慧子

琼icp备09005167